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八十九天

想离婚的第八十九天

        闻倾因为她这话反应了大半天回不过神来,江云卷这是什么意思呢?是要给她撑腰的意思吗?

        再转头去看她的时候,江云卷神色已然恢复如常。

        闻倾茫然问她:“你是想说什么啊?给我当大腿?”

        江云卷低头喝了口茶,神色淡淡:“你本来就是我的夫人,我都不敢欺负,怎么能被外人欺负了去。”

        闻倾:“……”

        这女的,是不是疯了啊?

        她不会以为自己是在说情话吧?

        为什么情话技能忽然满点了?

        打通任督二脉了?

        闻倾干笑一声:“你知道你在跟我说什么吗?”

        江云卷挑眉:“你以为呢?闻倾,我……”

        闻倾看着她,等她接着说下去,同时手里拿筷子往嘴里不断塞东西。

        江云卷继续说:“我想改善一下我们的关系,我和苏黎漾,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

        闻倾点点头,嘴里因为吃了东西说话声音有些咕哝:“嗯嗯嗯,不是我看到的那样子。”

        江云卷想到了什么,眼中骤然带了一丝冷意,但因为是在对闻倾说话,才软下了语调说:“那天是她来了我的办公室,试图对我……”

        闻倾皱眉:“□□?”

        江云卷点头:“嗯。”

        闻倾无语:“然后呢?”

        江云卷说:“没有然后了。”

        闻倾:“哈?就这样?”

        江云卷眼神中有些懊恼:“然后你就进来了,也不听我解释。”

        闻倾干咳一声:“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听你解释么。”

        江云卷点头,表示十分理解,然后说:“所以我特别后悔,我就不该在那天见她的,可又担心如果不见她,不知道她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闻倾有点听不明白了。

        什么叫,如果江云卷不见小白莲,小白莲就会对她做出什么事?

        闻倾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就是觉得江云卷挺奇怪的。

        江云卷一通解释加上霸总宣言下来,让她她有点脸红心跳说实话,毕竟本来一个对你爱答不理的人,你也觉得没什么了,对这个人本来就没什么期待,也没什么预期她会对你怎么样,可眼下这个人忽然转变了态度,实在是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招架。

        江云卷见她不说话了,就问:“所以你能接受我对你的解释吗?或者……我们的关系,还能改善么?”

        闻倾喝光杯子里的冰可乐,然后笑了笑说:“其实我觉得吧,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吧。”

        江云卷皱眉:“什么意思?”

        闻倾眼中的笑意不减:“意思就是,顺其自然最好。”

        江云卷抿了下唇,微微皱眉,重复着她的话:“顺其自然……”

        闻倾笑着问她:“你饿不饿?我都吃饱了,还不吃吗?”

        “不饿,吃过了东西过来的。”江云卷见她赚话题,也就不再继续下去,问她:“还想吃点别的吗?”

        闻倾伸了个懒腰:“不了,谢谢江大总裁的款待,这顿私房菜很好吃。”

        江云卷看向闻倾,立刻就说:“那明天我再带你来吃。”

        闻倾赶忙说:“别了吧,我这公司上班儿呢,你总带我出来吃饭不太好,今天是魏总特批我才能跟你出来的,总不能天天让人家批准我出来,那我是老板还是她是老板啊。”

        江云卷想了想,毫不犹豫的说:“如果你喜欢当老板,我可以收购千盛。”

        闻倾一口水差点呛在喉咙,连忙放下手下的茶杯顺气儿,她缓了好一会儿才说:“别了,我这都开始慌了。”

        江云卷这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忽然对她……如此的霸总。

        是真的想和她改善关系?

        江云卷不解的看着她:“你慌什么?”

        闻倾轻咳一声:“你别忽然对我这样,我害怕真的。”

        江云卷想了想,看着她问:“我以前对你很不好吗?”

        闻倾有点尴尬,回答说:“也不是不好吧,以前我也挺不好的,我总觉得迟早有一天你会是别人的,所以就总躲着你。不过,你对我其实还可以了,三千万的唢呐,一言不合就可以帮我拍下,然后,你没失忆之前,总是让人给我往市北送东西,名牌衣服化妆品,都会给我送过去,对我还挺好的其实。”

        江云卷眼角微不可查的挑了一下,嘴角带了丝笑意:“是吗?我以前对你也挺好的吗?”

        闻倾点点头:“嗯,算是挺好的了,毕竟你想啊,我总躲着你,你还能对我做到那个地步,已经算是挺好的了。”她忽然笑起来,玩笑的说:“你能信吗?我那个不足八十平的破二手房子里,当年摆着一堆价值连城的东西,我天天都特别担心哪天被贼惦记。”

        江云卷却丝毫不觉得这是玩笑,并没有跟着她一起笑出来,反而是问她:“你为什么觉得我以后,会是别人的?为什么不信任我?”

        闻倾想了想,随口扯谎:“因为我梦到过,这个世界是假的,是不真实的,而且清楚的梦到了,你将来哪天会抛弃我,最后会和别人在一起。”

        江云卷皱眉:“你也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

        闻倾就说:“好像是吧,毕竟人类好渺小啊,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人类起源都挺……”她忽然顿住,又笑着说:“害,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要是继续说下去,那话题就越来越大了,压根就收不住。”

        江云卷坐在原地,抬眼看她,说:“其实无论世界的真假,我却相信人定胜天。”

        闻倾点点头:“嗯,成功人士都会这么想,人定胜天这种说法。”

        江云卷忽然十分郑重的看着她,说:“闻倾,我是说真的,没有和你开玩笑,无论这个世界如何,我和你……”

        闻倾笑着点了下头,随口说:“同住地球村?”

        江云卷深吸一口气:“我想和你好好走下去,正常结婚的人,都不是我们这样的,你没发现吗?我不想再这样了。”

        闻倾顿了顿,抬头:“认真的吗?”

        江云卷点头:“嗯。”

        ……

        江云卷送她回公司的路上,车内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奇怪。

        江云卷在前面开车,目光不时的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闻倾自然发现了。

        “闻倾。”江云卷忽然说。

        闻倾一怔:“啊?怎么了?”

        江云卷:“没事。”

        闻倾:“……”

        害。

        到公司的时候,闻倾从车上下来。

        江云卷问她:“下一次见面,什么时候?”

        闻倾怔了怔:“你不是最近在熟悉江氏的事情吗?失忆的总裁都很闲吗?”

        江云卷把她落下的包拿给她,说:“公司的事哪有你重要。”

        闻倾一怔。

        “况且和你吃饭的时间还是有的。”江云卷继续说。

        闻倾想快点进去了,这个样子的江云卷她实在是无力招架。

        闻倾想了想,说道:“我看公司给我的行程表,好像都挺满的。”

        江云卷眼神黯了一瞬,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她刚要说话,闻倾就立马说:“等我哪天休息跟你打电话,我可以来我这里吃饭,但是我厨艺……”

        江云卷立刻说:“你厨艺很好。”

        闻倾想到她上回在真人秀上面无表情吃下她做的黑暗料理的那一刻,又无语又觉得好笑,连忙说:“没有,厨艺虽然不好,但马马虎虎过得去,至少是能吃的。”

        江云卷笑了笑:“那我等你给我打电话。”

        闻倾看了眼时间:“哎呀,不行了,我真的要走了,不能耽误太久的,不然老板肯定对我有看法。”

        江云卷皱眉:“她不敢的,不过快去吧,今晚好像要下雨,你记得走的时候带把伞。”

        闻倾看了眼天上的大太阳,艳阳高照,丝毫没有下雨的意思。

        江云卷已经把她的黑伞拿下来了,递给闻倾:“带着吧。”

        闻倾点点头,笑着说:“谢了。”

        原本以为天上不会下雨的,但没成想,到了傍晚的时候,果然雷雨大作。

        闻倾为了省一顿饭钱,特意去了千盛食堂吃完晚饭才出来,千盛大厦的食堂因为有员工经常加班的缘故,所以到了晚上也会提供晚餐,甚至会提供夜宵。

        闻倾就喜欢千盛这人性化的一点,因此她甚至决定以后中饭和晚饭都可以在千盛食堂解决,毕竟食堂里的饭实在丰盛,不比外面大厨做的差多少。

        可从食堂出来的时候,果然就下起了雨来,嵛江向来多雨,她撑着江云卷的伞出了千盛大厦,反正距离住的地方也没几步,快点走回去应该没什么。

        可她刚出了千盛玻璃门,就见着门前停着三辆车,这三辆车前面分别站着的是——江云卷,韩溪,还有孟梓昕。

        除了江云卷之外,其他两位全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脸上口罩墨镜一样不差。

        她们每个人都在打着伞,见她出来,韩溪率先开口:“姐姐……我听说你没带伞,等你下班。”

        闻倾讪笑一声,偷眼打量了江云卷一眼,江云卷眉头果然皱了皱,看向韩溪的目光带了些许愠怒。

        江云卷只是平静的看向她,并没有说话。

        此时孟梓昕则是走上前来,问她:“下雨了,坐我车回去吧姐妹?”

        闻倾干咳一声:“别了吧,我这……我有人接了。”

        她说完,主动走到江云卷身前,收起了手上的伞,状作亲昵的靠过去,揽住了她的胳膊,同时身子缩到了她的伞下。

        江云卷怕她被雨淋了,手里撑起的伞往她这边靠了靠。

        江云卷眼底闪过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看向其他二人,说:“两位久等了,回吧。”

        她说完,拉着闻倾的手,打开车门,把她塞进了车里。

        加长版黑色豪车直接开远。

        而留在原地的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底都闪过了一丝茫然。

        还是孟梓昕先开了口:“韩溪,你觉不觉得,江云卷这人其实挺欠的?”

        韩溪深吸一口气:“是的呢,前辈。”

        ※※※※※※※※※※※※※※※※※※※※

        推荐一本大佬的文:《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很好看,喜欢的去收藏哈~

        作者:九皇叔

        文案:

        原名《穿成女主心中白月光》

        陆思娴穿进一本不可描述的书里,成了女扮男装的‘男配’,和女主定亲,一穿过来就遇到捉奸的名场面。

        原主绿了女主……

        为了摆脱恶毒‘男配’的名声,努力撮合男主女主在一起,不遗余力地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儿能没点绿。

        当冰清玉洁、温柔婉约的女主日日半夜翻进她的窗户时,她抱着被子瑟瑟发抖,这个女主怎地做起采花大盗的勾当来了。

        ****

        秦若浅做了十几年的摄政公主,最后被自己的侄子一杯酒毒死。

        醒来后,穿进一本与她同名虐文的话本子里,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皇帝最受宠的公主。

        与死对头陆家世子定婚。

        从话本子里得知,死对头是女的。

        正欲弄死她之际发现,死对头天天在讨好她。

        不仅讨好,摸着还挺软的。

        香喷喷、软软乎乎的女孩子,谁不喜欢呢?

        张狂戏精穿越驸马vs假装高冷实则闷骚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