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八十四天

想离婚的第八十四天

        拍摄的个人照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主要还是把个人贴合角色的气质拍摄出来,凌楚楚自然先拍摄,在刚才一瞬间闻倾已经搜索了这个名叫凌楚楚的女孩的八卦。

        据说她是和江家有世交的凌家的女孩,老一辈当时还开玩笑给她和江云卷定了娃娃亲,而凌楚楚自然也一直以江云卷的未婚妻自居。

        谁知道让三年前的她捷足先登了,其实闻倾特别能理解凌楚楚对她的态度,也特别可以体会她的心情。

        自己家的一只大白鹅,养了那么多年,忽然被她给吃了,凌楚楚心里有火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和江云卷结婚三年,却是到头来让给小白莲,她心里也多多少少觉得亏了,毕竟这笔买卖怎么算都不划算。

        为他人做嫁衣的事儿,是最恶心的了。

        所以她就特别能理解凌楚楚,凌楚楚对她冷言冷语,她也假装看不到。

        而且微博上查到的凌楚楚的个人信息是,她虽然出道没多久,但是家世极好,十分有钱,到时候转头当投资人爸爸,她又没个后台,肯定搞不定。

        木楠在一旁就跟她小声提醒:“闻倾姐,您可千万别得罪凌楚楚,她脾气就那样,对谁都没个好脸色,别人又不敢得罪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闻倾点了点头,笑着说:“我觉得她人还挺好的,有什么说什么,最起码不藏着掖着。”

        这话让木楠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她的身后,忽然睁大了眼睛,连忙喊了声:“楚楚姐。”

        闻倾转过身,凌楚楚看向她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却冷傲的问她:“你们是不是在说我坏话。”

        闻倾摇摇头:“绝对没有!夸你呢!”

        凌楚楚冷哼一声:“谅你也不敢。”

        她说完,接过来助理递过来的湿纸巾,擦了下手,转身带人出了门。

        然后就轮到闻倾了,临拍摄之前,陈兰说道:“你可能是第一次拍摄这种个人照,因此不太熟悉,待会儿照着摄影师要求你的动作照做就行。”

        闻倾点点头。

        许是摄影师原本就没对她抱有太多希望,也没要求她做什么特别难的动作,随便拍了几张就直接说拍完了。

        闻倾和木楠出去的时候,就见凌楚楚和她小助理站在外面,见她出来了,凌楚楚问她:“你说江云卷对我念念不忘,是怎么回事儿?”

        闻倾一怔,随口说:“她对好多人都念念不忘。”

        凌楚楚也愣了:“你什么意思?”

        闻倾忽然把她拉到一边,然后煞有介事的问:“你了解江云卷吗?你知道她是个怎样的人吗?”

        凌楚楚摇了摇头:“也不算特别了解吧,小时后还见过几次面,后来我们家搬走了,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再后来就是听到她和你结婚了。”

        闻倾点了点头:“这就对了我告诉你!”

        凌楚楚问她:“什么对了?”

        闻倾说道:“我跟你讲,前几天我见到江云卷在办公室出轨你能信?”

        凌楚楚的目光逐渐开始变得有些怀疑人生,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问她:“真的?”

        闻倾点头:“那还能是假的,我跟你说,江云卷就是个渣女,她不值得你喜欢,而且我觉得我也被她给辜负了,她出轨的那女的长得还不怎么好看……”

        凌楚楚一愣:“不好看?不好看江云卷是怎么看上的?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闻倾连忙说:“不不不,我犯不着骗你,我跟你说,那女的特别丑,而且这话是江云卷亲口说的。”

        凌楚楚:“……”

        闻倾点点头:“我知道你不信,但是你想啊,江云卷说那个小三丑,然后又跟我说她不喜欢那个小三,但她还是出轨了,我一开始也被她骗了我跟你说,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凌楚楚:“……说明什么?”

        闻倾义愤填膺的说:“说明要么是江云卷出轨了她又不敢承认,要么就说明她有病,那小三她亲口说丑,她还要出轨,你说她这人是不是挺有病的?”

        凌楚楚忽然抓着她的胳膊说:“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闻倾用力一点头:“对吧!姐妹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对对对,听姐妹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可是……”凌楚楚忽然反应过来:“难怪你刚才说让我给你十个亿你就把江云卷让出来。”

        闻倾轻咳一声:“那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么。”

        凌楚楚无所谓的说:“没关系,不过我倒是真的挺感谢你让我看清江云卷的真面目的。”

        闻倾拍拍她的肩膀:“姐妹,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女人有的是,不一定非要江云卷不可,而且你条件这么好,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

        凌楚楚声音有些低:“话虽如此,但你不也还在坚持着么。”

        闻倾一愣:“坚持?我坚持什么?”

        凌楚楚看向她:“江云卷啊。”

        闻倾摇摇头:“不不不,我想你误会了,刚才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我还在跟她说离婚的事儿呢。”

        凌楚楚瞬间明白过来:“也就是说,你本来就打算不和她在一块儿了,然后还想趁机敲我一笔竹杠,然后把江云卷那个渣女让给我?”

        闻倾:“……”

        所以她该怎么解释?

        凌楚楚一瞬间十分佩服的看着她说:“我觉得你真是个商业鬼才,干得漂亮!我要是你我就干不出这种事儿来。”

        闻倾:“…………??”

        难道重点不应该是,她让凌楚楚看清江云卷的真面目吗?

        这时,陈兰走了过来,说道:“现在你们俩的个人照已经喊快递过来取了,待会儿就给方导送过去。”

        闻倾刚要说话,凌楚楚忽然说:“算了,我不参加试镜了。”

        陈兰一愣:“为什么?”

        凌楚楚看向闻倾说:“欠了姐妹一个人情,干脆就不和姐妹竞争了吧。”

        陈兰有点听不明白了,她看向闻倾问:“姐妹?就这么一会儿,你们俩就成姐妹了?”

        陈兰有点惊讶于闻倾的社交能力。

        闻倾干笑一声:“哎呀,也没什么,就是刚才聊的有点投机。”

        凌楚楚看了看闻倾:“回头见吧,这次试镜一定要加油,别给我丢人啊。”

        闻倾笑了笑:“尽力而为。”

        等凌楚楚人一走,陈兰立刻拉着闻倾说:“你先别忙着走,我们再重新拍一组照片吧。”

        闻倾一愣:“什么意思?”

        陈兰解释说:“原本这部戏女主内定的就是凌楚楚,你本来是没希望的,就是过去凑个数,你先别这么看着我……我意思是好歹也能在方导那露个脸,就算争不上女一,演个女四女五也行。”

        闻倾轻咳一声:“谢谢您这么看的起我。”

        陈兰笑道:“不是我看得起你,而是江总和魏总的面子足够大,况且本来那部戏是凌楚楚家里人投了钱,原本是直接内定女一的,但现在凌楚楚不去了,那我们公司就只有你去了。”

        闻倾愣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如花说过,小白莲去面试女一,确实是被一个有后台的人把角色抢了,难道说……就是凌楚楚?

        如果是这样的话,凌楚楚不去了,那么小白莲最大的竞争对手没有了,按照原来的剧情,那小白莲如果没有输给凌楚楚,她到底还会不会因为面不上女一,而退而求其次当女二?

        这可怎么行,如花原本是交代她,让她吸引小白莲所有对手的火力,然后让她不要被那些炮灰女配们嫉妒陷害的,现在倒好,她直接把小白莲最大的竞争对手给搞走了。

        不过也许是她担心的有点多了,毕竟那个小白莲肯定身上是带着外挂的,她也肯定知道剧情,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也没道理知道女一不会大火而依旧坚持不懈的演女一吧。

        正思考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闻倾接起电话,是魏匪宸打来的,魏匪宸的声音有点像是新闻女主播,听起来让人很舒服,吐字发音都十分标准:“小孩儿,拍完个人照了?”

        闻倾回:“还没呢,兰姐说让我去再拍一遍。”

        魏匪宸问她:“为什么再拍一遍?不是都拍好了?”

        闻倾看了陈兰一眼,回复说:“因为那个谁,凌楚楚说不去了,所以兰姐让我自己去试镜。”

        魏匪宸想了想,笑道:“那你先拍,等半小时去停车场找我,带你去个地方吃饭。”

        闻倾一愣,吃饭?

        魏匪宸什么意思?

        她还是说好,进了拍摄室,再拍一次显然摄影师就比较用心了,因为刚才陈兰已经向他交代了一些什么,他连连点头。

        拍好照出来,走到停车场,不远处的一辆车忽然响了一声,闻倾立刻走过去,打开后车门坐进去。

        车内空调有些低,魏匪宸回头看向她,笑了笑:“一个小时,有点慢啊,怎么回事儿你?”

        闻倾连忙说:“因为我太笨了,拍了好几次都不符合要求。”

        魏匪宸笑着安慰她:“没事,一回生两回熟,习惯了就好了。”

        闻倾点了点头,魏匪宸问她:“你和江云卷最近是不是在闹别扭。”

        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是知道些什么,肯定是江云卷告诉她的。

        闻倾懵了下,才淡声说:“我觉得,就算您是我老板,那也属于我和江云卷的私事,就不太方便跟你说。”

        魏匪宸耸了下肩,笑着说:“没有要打听你隐私的意思,不过每天看江云卷那个人对你背地里单相思,就觉得挺有趣的。”

        闻倾一怔:“江云卷?她还能对我单相思?”

        魏匪宸笑笑:“怎么,不信?”

        闻倾摇头:“不信,但我觉得你不是个好说客,因为说的话太有偏向性。”

        魏匪宸似笑非笑的看向她:“小孩儿,江云卷那人有点闷,她有时候不会说话,就那么个德行,但心不坏。”

        闻倾沉默不说话。

        魏匪宸转过身,直接发动引擎。

        一路无话,到了肆意公馆的时候,正午的日头正足。

        闻倾有些紧张的下车,就听魏匪宸笑着说:“没事儿,先带你去和方导吃个饭,简单认识一下。”

        闻倾点点头。

        方导,应该就是方寒了。

        随着服务生到了包间,门一打开,里面两个男人齐齐抬头,其中一个男人在看到她的一瞬间表情有些不快,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应该就是方寒导演了。

        但另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男人已经笑着走了上来,她没向魏匪宸打招呼,反而看着闻倾激动的说:“想不到就是你啊,哎呀,你想通了没有,要演我那女一号了没有?”

        闻倾:“…………”

        ※※※※※※※※※※※※※※※※※※※※

        我好像会玩诸葛亮了……

        等我多打几把,谢谢各位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