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五十八天

想离婚的第五十八天

        [一更]

        “什么鬼?这次是江云卷翻车了?”余辛澜已经彻底无语了:“还是出轨这种天理不容的事?”

        闻倾抱着小黑,欲哭无泪的坐在咖啡馆里,拼命的喝下一杯咖啡压惊,却还是十分难过:“是啊……捉奸在床……哦不,是捉奸在办公室!”

        余辛澜惊讶的问她:“在办公室就开始乱搞,你家江总竟然是这种人?”

        闻倾委屈的点点头:“可不是,我也没想到她们竟然能做出这种事,而且你知道吗,我进去的时候那白莲花胸前的扣子都开着,开了两颗!”

        “靠!那你还不跟江云卷离婚!”余辛澜一瞬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姐妹,别告诉我你忽然脑子不好使了吧?都这样了还不和她离婚?当初在我被绿的时候,还是你亲口对我说的,出轨这种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难道你还能选择原谅她吧?”

        闻倾招了招手,又向服务生要了一杯摩卡,连忙解释:“不不不,我跟你说,我刚才跟她提了,要立马和她离婚,但是吧……”

        余辛澜皱眉:“怎么还有但是?”

        闻倾犹豫着说:“嗯……她说能不能等她回家再跟我解释。”

        余辛澜无语的看着她:“这种鬼话你都能信?都捉奸在床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会指望着她浪.女回头,然后对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吧?”

        闻倾点了点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她后来直接带着小白莲就走了,临走前还说让我冷静一下,就把我晾在办公室了,我……”

        余辛澜立刻打断她:“靠!这么渣!姐妹!相信我,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你之前过得实在辛苦,江云卷这个渣女不但冷淡了你三年,现在失忆了终于原形毕露开始乱搞,离婚吧,我愿意拿出我所有的钱帮你打官司!”

        闻倾一瞬间有些感动的看着她:“姐妹,多谢,你等我再考虑一下。”

        余辛澜不解的看着她:“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考虑什么?不会担心自己离了婚没地方去吧?你姐妹我看着也不穷啊,虽然和江云卷那个渣女没得比,但是你要知道,就算你离了婚,我也能养得起你!”

        闻倾看向她,感激的说着:“其实也不用你养……就算江云卷离婚之后真的不给我钱,我也能找个工作好好养活自己。”

        余辛澜同情的看着她说:“放心吧,离了婚你可以尽情的浪。”

        闻倾叹了口气:“……害!”

        临出咖啡馆的时候,余辛澜提醒她一句:“真人秀明天开始录制,我劝你别再想江云卷了,想想韩溪小妹妹啊……反正你准备一下,地址我今晚发你。”

        闻倾愣了愣,连忙说:“可如果我和江云卷离婚的话,我就没太多时间去参加真人秀了啊……”

        余辛澜想了想,说道:“我刚才听你跟我的描述,江云卷那个渣女肯定不想和你离婚,她就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你要是继续回江宅,她肯定会对你各种死缠烂打,难道你想这样?”

        闻倾摇摇头:“不,我不想!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做错了事的代价,绝对不能让她继续说借口!”

        余辛澜说:“那不就结了,今晚我把地址发你,你今晚就好好洗个热水澡,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咱们就去见孟影后和韩溪小妹妹,你知道吗,还有一个打游戏超厉害的主播小姐姐也会去!她的主播我看过,当时还当过她的榜一呢!要是能泡到……”

        闻倾:“……”

        余辛澜轻咳一声:“总之你不要再想江云卷了,从小就喜欢的人,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你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也是应该的。”

        闻倾忽然听不明白了:“从小就喜欢的人?其实吧……你知道的,三年前我病了一场,嫁给江云卷之后小时候的事很多都不记得了,我小时后喜欢过江云卷吗?”

        余辛澜愣了愣:“难道你连这都忘了?”

        闻倾回答:“差不多都忘了。”

        余辛澜忙说:“就是江云卷小时后曾经离家出走,然后被你遇到了啊,然后她身无分文饥肠辘辘,你还把她带去吃汉堡,后来你就对她一直念念不忘啊!不过我一度以为这是你俩浪漫爱情的开端,没想到对你而言却发展成了噩梦,姐妹,这女的靠不住就别喜欢她了,知道吗?”

        闻倾敷衍的点点头:“昂,知道了。”

        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设定?

        难怪原身结婚后爱江云卷爱的要死要活,后来因为小白莲的出现开始各种作妖恶毒原配附身,不过就是因为小时候的一见钟情吗?

        可这未免也太……

        狗血了点儿吧!

        而且原著中对于这个剧情点提都没有提过,又是该死的隐藏设定啊!

        抱着小黑出了咖啡馆,拦下一辆出租车,四十分钟后,车已经开到市北。

        闻倾下了车,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

        是江云卷发来的,短信内容只有几个字——

        [你人在哪儿?]

        闻倾不理她,关了手机。

        上楼开门,把小黑放到沙发上,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搜索附近的宠物医院。

        小黑初来乍到,对一切新环境都充满了好奇,它从沙发上跳下去,在屋子里开始走来走去,探索着屋子里的一切。

        当它看到屋内监控的时候,拿着爪子拍了拍。

        闻倾连忙说它:“你别给弄坏了。”

        她话刚一说完,小猫头像的监控又不亮了。

        小黑忽然看着她,发出一声:“嗷呜!”

        闻倾:“……”

        做活动买的东西质量是真的差,她决定以后不再趁着打折深夜剁手了。

        附近的宠物医院只有一家,毕竟市北和繁华的市南比起来没得比,距离她家只有一公里,收了手机打算抱着小花出门。

        可这时候江云卷的电话打过来,刺耳的手机铃声在空荡的客厅内响的让人心烦。

        她完全不想接,果断挂断。

        其实这么一想,原身是挺可怜的。

        她现在单单是从办公室看到小白莲和江云卷做出那种事都觉得恶心,更何况原著里的真实情况是江云卷直接把小白莲带回了家,原身作为原配正妻,看着她们两个人你侬我侬,正常人都会被逼疯了。

        她有点替原身不值,不过狗血玛丽苏小说,恶毒原配不过就是为了给小白莲打脸服务的,也倒一切都能说得通了。

        好在她对江云卷没多少感情,图的也只是她的钱。

        江云卷被她挂了电话后没再打过来,抱着小黑下了楼,开了手机导航去找那家宠爱动物医院。

        快走到的时候又收到了她的一条短信:[闻倾,你能来江宅吗?我很担心你。]

        闻倾终于不耐烦的回复她:[不能。]

        江云卷问她:[你在哪儿?沐白说你市北有房子?什么时候能回来?]

        闻倾回复:[不回去了,还是,直接离婚吧。]

        江云卷那头沉默了足足五分钟,才再次回复她:[你先冷静几天。]

        闻倾冷笑一声。

        呵呵。

        听听这渣女语录。

        我出轨了不是我的错,你先冷静几天。

        所以原身到底是怎么对这种渣女爱的要死要活的?

        完全不合理。

        她手指打字:[不想冷静了,那小房子我也不要了,能离婚就行,祝好。]

        她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不想祝你好,真心不想祝你好,出轨天理难容。]

        她回复完,也不管江云卷再和她说什么,直接把人拉黑,关了手机放进口袋,她现在连导航都不想看了,毕竟导航上显示,宠爱宠物医院就顺着这条街走下去,总能找得到的。

        她一边走一边对小黑嘟囔:“唉,纠结了这么多天,总算结束了。”

        小黑看起来挺开心的,小爪子玩着她衣领上的线。

        闻倾叹口气:“可妈妈以后会变得好穷啊,这次带你去做检查,三四千肯定是有了,而且万一你有什么病,指不定就过万了,妈诶,这么一想,养猫真的好费钱,然后还有猫砂猫粮猫罐头猫条小鱼干——”

        闻倾一口气说完,忽然抓着小黑的身子把它高举起来,抬头看着它说:“你说你怎么这么费钱呢宝贝,妈妈都快养不起你了。”

        她话音刚落,手机竟然收到了一条微信提醒。

        把小黑抱回怀里,打开手机一看,是虞桑给她发来的。

        是一条转账消息,上面有五千万。

        闻倾皱了皱眉头,问小黑:“你说这个死变态怎么还不死心呢?”

        小黑:“……”

        闻倾关了手机,瞬间无语:“她不会以为追女人光靠砸钱就行了吧?这也太肤浅了啊!”

        小黑:“……”

        闻倾又说:“而且她也不是要追我,宝贝你知道吗,那个虞桑简直是有病的,她真的有病,需要全身换血可能,她打算换妈妈的血你知道吗,简直太可怕了!”

        小黑:“……”

        闻倾继续小声嘟囔:“而且她现在失踪了,她爸悬赏了那么多钱,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回来。”

        见小黑正抬头看着她,闻倾连忙说:“不不不,妈妈没有在担心她,可她上回跟妈妈说,她要去杀江云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她在去杀江云卷的时候出了什么事?”

        小黑开始在她怀里挣扎起来,很是愤怒的“嗷呜嗷呜”的叫着。

        闻倾拍了拍它的脑袋安抚:“其实,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那个时候江云卷还没失忆,指不定把人给直接扣下了,关在地下室什么的。”

        想到这,她打了个哆嗦:“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江云卷和那个虞桑都是变态,你说对不对?”

        小黑:“……”

        闻倾摸了摸小黑软乎乎的小肚子,笑着说:“不过她现在能给我转账,显然也已经逃出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说妈妈能不能去见她一下?毕竟她能逃出来肯定是吃了不少苦……”

        小黑抬起头,似乎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闻倾一瞬间有些激动的说:“你看,她爸悬赏了这么多钱找到她,如果妈妈能把人给送回去,是不是就能拿到一大笔赏钱了!!”

        小黑:“………………”

        闻倾开心的摸了摸小黑的小脑瓜,转眼间已经走到了宠物医院门前。

        她抬起脚刚要上台阶,就听身后忽然传来一声——

        “姐姐,我们又见面了呀~”

        闻倾回过头,竟然是韩溪小妹妹。

        [二更]

        闻倾看着站在她身后,眉眼弯弯的韩溪,一瞬间有些错觉,这个姑娘不会是跟踪她一路来到市北的吧?

        但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的纯洁,也十分的无辜,让闻倾忍不住要往别处想。

        小黑见到韩溪的那一刻,直接从她怀里要往外钻,甚至伸出了两只爪子就要抓她。

        闻倾一把揪住它的后脖颈,对韩溪抱歉的笑说:“这个猫是我刚捡的,野性难驯,别介意哈。”

        韩溪摇了摇头,甜甜的笑着:“不会呀,姐姐喜欢的小猫咪,就是最可爱的小猫咪。”

        她说着,就要抬手摸小黑的脑袋,小黑直接抬头警惕的向她“哈”了一声!

        韩溪笑了笑,丝毫不介意,却把手收了回去。

        闻倾问她:“你怎么会来市北啊?”

        韩溪歪着头,炸了眨眼看她:“因为我太想姐姐了。”

        闻倾:“……”

        闻倾听了她这话,觉得有点扯,因为太想她了才大老远跑到市北来和她“偶遇”?

        然后好感度一点都不涨?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所以,真的就是一路跟踪她来市北的?

        这个小妹妹……

        有点,不一般啊。

        她一时之间拿不定注意,不过韩溪对小白莲的态度她确实是喜闻乐见,毕竟如花也跟她说了,她和小白莲是竞争关系,如果她能打败小白莲,获得眼前这位女配大佬的好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她应付着笑说:“谢谢你呀,小妹妹,大老远的赶过来,一定很辛苦。”

        韩溪听了她的话,愣了好一会儿才问她:“听孟前辈说,姐姐你快要离婚了,这……是真的吗?”

        闻倾抬头看她:“是孟梓昕告诉你的?你们是怎么谈到我的?”

        韩溪笑着点了点头:“孟前辈昨晚喝酒的时候对我说的,她还说……你的结婚对象对你……对你很不好,这让我十分担心姐姐。”

        闻倾愣了愣,孟梓昕晚上跟她打过电话来,在得知了她在江宅之后那么生气,难道就是因为知道了她和江云卷明明就要离婚了,她却依旧赖在江宅不走?

        孟梓昕以为是她闻倾在犯贱?

        闻倾深吸了一口气:“是快要离婚了,就在这两天了。”

        韩溪眨了眨眼:“那姐姐离婚之后,还有地方去吗?”

        闻倾挑了挑眉,笑看着她:“怎么,你要收留我吗?”

        韩溪听了她的话,眼中忽然多出来一丝丝惶恐不安,她小心翼翼的问她:“真的可以吗?如果姐姐愿意……”

        闻倾笑着点了点头:“我当然愿——”

        她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

        “她不愿意!”

        闻倾听着那人的声音,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谁。

        歪着头看过去,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从车边缓缓向她们的方向走过来,那人身上还是穿着那身黑色西装,走起路来不急不缓,却透着一股子清冷高贵的气势。

        尤其是现在她脸上的表情很不好,尤其是看向韩溪的时候,眼中更是瞬间结冰一样。

        ——江云卷怎么也来了?

        难怪她刚才短信里问自己在不在市北。

        闻倾在看到江云卷的瞬间有些心烦,她不是带着小白莲走了吗?

        两个人难道不是继续去开房?去完成在办公室里还未完成的事业?

        江云卷来到她身前,拉着她的手腕说:“走,跟我回去。”

        闻倾甩开她的手,摇了摇头:“不用了,都要离婚了,还有回去的必要么……”

        江云卷皱眉,转而看向韩溪:“你是谁?”

        韩溪笑出一口小白牙,温柔无害的主动向江云卷握手,江云卷却面无表情,丝毫未动。

        韩溪也不觉得尴尬,继续笑着说:“我是将来要和姐姐结婚的人,你是谁呀?”

        江云卷深吸一口气,看了闻倾一眼,冷冰冰的说:“我是现在已经和她结了婚的人。”

        闻倾:“……”

        霸总这好胜心也太强了点儿,连这种事儿都要争上一争,面子果然对霸总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

        江云卷不再理韩溪,而是看向她,眼中难得带了丝温柔:“饿不饿?一天没吃东西,饿了吧?”

        闻倾实在有些不适应她忽如其来态度的转变,连忙摇头:“不饿,离了婚就不饿了。”

        江云卷:“……”

        这时候,韩溪忽然抱住了闻倾的胳膊,意味深长的笑着说:“姐姐今天刚请我吃了热干面。”

        江云卷皱了皱眉,看向她的目光有些不善:“热干面能吃的饱?听管家说你以前不是吃油炸臭豆腐都能吃三个大份儿?”

        闻倾一瞬间觉得江云卷在怼她能吃,但是又一时之间那种感觉又说不上来。

        江云卷向她伸出手:“闻倾,听话,带你先去吃点东西。”

        闻倾缩了缩脖子,摇了摇头:“别了吧,江云卷,在我们还没离婚之前,还是先别见了吧。”

        江云卷顿了顿:“你把我手机号拉黑了。”

        闻倾点头:“是啊,不想再听到你声音了。”

        江云卷看向她怀里的那只长得十分丑的黑猫,提醒道:“养这种猫不吉利。”

        闻倾一瞬间有些无语,这女的会不会说话?

        她冷漠的说:“这就不劳您费心了,您只要和苏黎漾好好的就行了。”

        江云卷深吸一口气:“我该怎么跟你解释,我和她真的没什么呢?”

        闻倾摇摇头:“不用解释,我拉黑你,就是不想再见你的意思,所以,你下次联系我,最好是能告诉我,你要和我办离婚手续了。”

        江云卷点点头:“好。”

        她显然有些生气,冷冷的看了韩溪一眼,转身就走。

        韩溪等江云卷走了,才开口说:“姐姐,她对你真的很不好,你离婚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韩溪的语气,就像是一个正在吹着枕边风的娇滴滴的小三,在忽悠她这个渣女要和老婆离婚一样。

        但事实上,却不是她出轨了,而是江云卷出轨。

        闻倾笑了笑,问韩溪:“这还用你告诉我?”

        韩溪笑着看她:“那等姐姐离了婚,和我结婚好不好呀?”

        鬼使神差的,闻倾看着她的那张脸,只觉得似曾相识。

        差点就要直接开口说——好。

        可一瞬间,又理智回笼,还是笑着回答说:“以后的事儿,谁也说不准。”

        韩溪有些失望,却转了话题:“姐姐不是要进医院吗?我陪着你进去吧。”

        闻倾点了点头:“好呀。”

        ——

        进了宠物医院,闻倾瞬间心疼的不行,给小黑做了各项检查,果然花了将近五千块,好在已经出了结果的检查表明,小黑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没出结果的要等三天。

        医生告诉她,小黑是个女孩子,趁着护士小姐姐给小黑洗澡的时候,她拿着账单去付钱,等付完钱回来,发现小黑已经洗干净,韩溪正抱着小黑坐在长椅上,低着头不知道在和小黑说着什么。

        闻倾远远的就听到韩溪对小黑说:“你不会以为跟着她,就能近水楼台了吧?”

        闻倾对她这话简直莫名其妙,什么近水楼台?

        小黑显然不喜欢她这个陌生人,全身的毛已经炸了起来,像是随时要冲到她脸上挠她。

        闻倾立刻走上前,把小黑从韩溪的腿上抱起来,猫粮猫砂之类的已经买的差不多了,但因为买的太多,前台收银给她分成两个袋子来装。

        韩溪就主动要帮她拎着一袋,还提出要送她回家。

        闻倾只能接受,天知道如果她拒绝了这个小妹妹,她会不会再次选择跟踪她回去。

        韩溪把她送回家的时候,送到单元门口,闻倾并不打算让她进去,毕竟人家是一大小姐,她家里实在是有些寒酸。

        但韩溪却执意要送她上楼,闻倾无奈,只能答应。

        韩溪上了楼,把东西放到墙根处,然后打量着她室内的布局,忽然很是心疼的看着她说:“姐姐,你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

        闻倾无所谓的说:“没关系,都习惯了。”

        韩溪想了想,问她:“不如姐姐现在就住到我那里去吧,感觉你现在真的过得很不好,而且你家为什么放着这么多泡面,你以前……”

        她想到了什么,一瞬间十分难过,更咽的不再说下去。

        闻倾皱了皱眉头,至于的么,戏过了吧妹妹?

        她把架子上那些杂乱的各种口味的泡面一一摆正,又把新买的猫砂盆放到洗手间,给小黑倒上猫砂,才说:“你别乱操心,我觉得没问题啊,吃泡面简单便捷,没什么不好的,再说我也从来不开火,做饭不好吃。”

        韩溪立刻说:“我做饭很好吃,中式西式都可以,姐姐真的不考虑住到我那里吗?”

        闻倾摇摇头:“不了不了,我那什么,我想起来待会儿还有点事儿,就不留你了。”

        她下了逐客令,韩溪只能点着头说要走。

        闻倾送了她出门,等她下了楼,才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开始更新小说。

        作者后台显示,她这本《豪门弃妇》的收藏已经到了两千五,经过江清海的推荐,她这本书的受欢迎程度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

        这无疑是个好现象。

        打开评论区一看,新章节评论高达200+,大部分读者都在催促她快点离婚,期待和那些女配们快点开车的。

        想到这里,她更新了主角栏,在后面加了一个——溪溪。

        谁知道她更新没多久,就有一条评论忽然跳出来。

        [87657876:为什么忽然多了个溪溪?]

        闻倾愣了愣,这个读者是她死忠粉吗?

        最近的一条评论还是五个小时以前。

        可她刚更新了主角栏,这读者就跳出来了。

        是在时刻关注她?

        点开这个读者的专栏,订阅是0,收藏也只有她一本书。

        一定是巧合,可能就是个刚注册的新读者,恰好看到了吧。

        一定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她开始写新章节。

        “第三章”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霸总终于要跟我离婚了。”

        “但是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霸总可能不会给我钱了,因为我决定要净身出户,所以微博抽奖可能搞不成了。”

        “霸总出轨了,在她公司的办公室里,而且被我抓奸在床。”

        “小三连衣服都脱了,而且我进去的时候,小三还在霸总怀里喘。”

        “我真的不懂,霸总那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小三喜欢的。”

        “她除了有一张脸,她什么都没有。”

        “不过小三喜欢,那我也是没办法,祝这两个王八蛋天长地久。”

        “今天认识了一个小妹妹,小妹妹名叫溪溪。”

        “小妹妹长得特别好看,天真无邪那种,颜值上上等!”

        “小妹妹得知我要离婚了,显然特别开心,还提出要送我回家。”

        “溪溪问我,等我离了婚,可不可以和她结婚。”

        “我一瞬间差点直接答应了。”

        “毕竟那样善良可爱懂事听话会撩人会哄人的小妹妹,全世界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

        “溪溪还问我,能不能现在就去她家里住。”

        “哦,忘了说,溪溪家里很有钱,吃热干面都要找五星级那种。”

        “说实话,我就喜欢这种清纯不做作的有钱的大小姐。”

        “试问这种小妹妹,又有谁不喜欢呢?”

        “至于霸总那种蔫不拉几的老黄瓜,就让她自己和小三独自美丽吧。”

        “其实我觉得小三那个人挺有意思的,她肯定老早就对霸总心怀不轨了,我十分清楚这一点。”

        “而霸总特别矫情,这个渣女今天在被我发现出轨之后,竟然还对我说出了一系列的渣女语录。”

        “——事情并不像是你想的那样。”

        “——你听我解释行吗?”

        “——你先冷静几天。”

        “这傻逼是不是把人都当三岁孩子?”

        “这种话她是想骗鬼呢?”

        “简直就是有毛病吧?”

        “说实话,那个小三也是挺厉害的,她被我捉奸在床的时候,竟然十分绿茶的对霸总说:你不要怪夫人,夫人只是太难以接受了。”

        “这话,一开口就知道是老绿茶了。”

        “带着一股子八二年老绿茶的扑鼻清香。”

        “不过我不care这些。”

        “甚至还想对小三说一句话。”

        “那就是——”

        “三儿,你一定要偷偷给霸总怀个孩子,然后惊艳所有人……”

        她新章节刚发出去没多久。

        在所有读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条评论直接弹出来——

        [87657876:………………………………]

        ※※※※※※※※※※※※※※※※※※※※

        咳咳,总算赶上了。

        继续……(红包继续,懂得自然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