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四十八天

想离婚的第四十八天

        浴室内,闻倾再次忍不住美人叹气。

        唉,这霸总也太心急了吧?

        就算是满脑子都要和她霸总描述,也不至于这么猴急的亲自把她拖来浴室吧?

        可是霸总把她拖到浴室里来,为什么霸总又走了呢?

        既然霸总如此心急,那浴室play也是可以的嘛。

        唉,可见霸总还真是蠢钝如猪。

        连这种天赐良机都抓不住!

        闻倾照了一下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的绝世大美女她在想,最近她是不是又瘦了?

        果然控制自己吃甜食还是很有效果的。

        一想到甜食,她忽然想起了江二下午对她说的话,江二说,有个人曾经对她说过,没有一个冰淇淋是解决不了的?

        这话也太罪恶了吧!

        虽然她的确很喜欢吃冰淇淋没错,但却苦于要维持身材,是肯定不敢放肆大吃的。

        所以对江二说这话的人是谁呢?

        反正绝对不是她说的。

        算了不重要,爱谁谁吧。

        她还没解衣服,就听到了耳朵边上传来了系统如花的声音:“闻倾,你又洗澡啊……”

        闻倾看着镜子里的精致小脸蛋挑了挑眉,吐槽说:“如花,我觉得你可真是个变态,为什么每次我一洗澡,你就忽然不打招呼就出现了?上次让你设置《好运来》出场铃声你也没搞,你说说你是不是就为了垂涎姐姐的美色,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

        如花犹豫了片刻,才说:“……你说对了,我不是人。”

        闻倾顿了顿,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有些好奇的问它:“说起来,你以前真是人吗?我记得上回你说……”

        如花立刻说:“不是。”

        闻倾点了点头:“……哦。”

        就在这时,闻倾放在洗手台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孟梓昕打来的。

        孟梓昕怎么会忽然跟她打电话?

        如花说道:“怎么了,不接吗?”

        闻倾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孟梓昕大半夜跟我打电话,不会是想约我出去吧?她现在喜欢我了吗?”

        如花回答:“孟梓昕目前好感度为:15,距离她喜欢你的程度还有45。”

        闻倾愣了愣,质问道:“不会吧!你是不是在耍我?上回孟梓昕对我的好感度不是还有17?你别告诉我你连好感度都会克扣吧!”

        如花想了片刻,回答说:“其实人类的感情是很奇怪的,而且会很容易受到各种外界因素或者心理因素影响,导致她对你的好感度下降也不奇怪。”

        闻倾:“……”

        她憋了半天,才缓缓问道:“也就是说,孟梓昕因为我长时间和她不联系,导致了她原本有17%的好感度,现在直接下降了两个百分点吗?那她对我的这些好感也太随便了吧?”

        如花轻咳了一声:“……也许是因为孟梓昕在内心极度挣扎着要不要喜欢你也说不定,但无论是什么原因,你对待这些女配大佬的态度还是要谨慎起来,你要时刻吊着她们,让她们对你保持兴趣才行。”

        闻倾瞬间无语:“我一个正经人你让我怎么吊?而且好感度这种东西不一定非要喜欢吧?嘘寒问暖可不如打笔巨款吧喂……”

        如花提醒她:“你还不接电话吗?”

        闻倾反应过来,立刻接起来电话。

        “姐妹……你怎么这么晚才接呀?”

        孟梓昕的声音从那边传来,电话那头的动静很吵,听起来像是在酒吧,歌声震天响,孟梓昕在大声和她说这话,但听起来鼻音有些重,可能是感冒了。

        闻倾想到了如花那个让她去努力刷这位女配大佬好感度,立刻张口就胡扯:“姐妹,刚刚我在洗澡呀,但听见你电话立刻擦了手跑出来接,你感不感动?”

        孟梓昕果然开心的笑起来:“特别感动,姐妹还是你最好了!”

        闻倾也跟着她笑,问她:“你在哪儿呢?不会是背着我偷偷去喝酒了吧?”

        孟梓昕语气里已经有了丝醉意,似乎是借着酒劲儿,才敢抱怨的说:“你又不陪我喝,我就只能自己来了呗。”

        闻倾干咳了一声,尴尬的应付道:“还是下次吧。”

        孟梓昕问她:“听说你们家江老板出事故了?”

        闻倾一愣:“传的这么快?不过没关系,她现在已经没事了。”

        孟梓昕忽然带着哭腔说:“我好难受啊,姐妹,我喝多了好难受,怎么办?现在这里就我一个人,我好像回不去了……”

        闻倾顿了顿:“下次少喝点吧。”

        这时候,如花在一旁提醒她:“嘘寒问暖!嘘寒问暖!”

        闻倾十分无语:“我怎么嘘寒问暖?”

        如花:“当然是说些体贴的话啊!孟梓昕好感度都被你搞降了!你要是连孟梓昕这种等级都攻略不下,那将来遇到其他大佬你怎么办?”

        闻倾一瞬间发现了重点,冷着脸问它:“什么叫孟梓昕这种等级?孟梓昕的攻略等级很低吗?”

        如花沉默了会儿,才说:“和下面即将出现的那位比起来,孟梓昕简直太不够看了。”

        闻倾一愣:“下面那位是什么身份?难道不是那个因为抄袭事件被全网黑的编剧大佬?”

        如花连忙说:“当然不是编剧大佬啊!你在想什么呢闻倾?虽然编剧大佬的等级也算中等偏下,攻略起来难度应该也是很大……诶?不对啊闻倾,这是什么情况?”

        闻倾无语的问它:“什么什么情况?”

        如花问道:“难道你已经和编剧大佬江清海相遇了吗?”

        闻倾一头雾水:“什么鬼?”

        如花:“呃……我这里显示编剧大佬江清海对你的隐藏好感度是1。”

        闻倾疑惑问它:“所以什么是隐藏好感度?”

        如花回答说:“大概就是因为你人物剧情还没有触发的关系,所以好感度并没有显示在系统栏。但我实在好奇,你和江清海如果没有相遇,是怎么刷到的好感度呢?”

        闻倾已经完全听不明白了:“你是在开玩笑吧?我这几天要么是陪着江云卷,要么是在去陪着江云卷的路上,遇到的全新角色也只有虞桑而已,你该不会告诉我,虞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编剧大佬吧?”

        如花连忙说:“怎么会呢,虞桑是豪门继承人啊……我靠!闻倾,虞桑对你的好感度竟然已经有42了?”

        闻倾沉默了会儿,忽然一瞬间破口大骂:“狗系统你在耍我是不是!先是告诉我有个什么乱七八糟的编剧大佬隐藏好感度,现在又说虞桑对我的好感度翻倍了,我明明记得上次系统提示音显示虞桑好感度是21,然后孟梓昕好感度降了我也没收到提醒。如花,你确定你现在的功能还在正常运转吗?”

        让她有些意外的是,如花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和她狡辩瞎扯。

        如花沉默了会儿,才说:“也许是我看错了吧……”

        “看错了?”闻倾皱了皱眉头:“这就完了?你真的不打算对你的宿主我好好的解释一下?”

        如花忽然笑着说:“哎呀闻倾,先不要管这些了嘛,你快点安抚一下孟梓昕啊,人家都等了你大半天了,记住要嘘寒问暖!一定要记住,嘘寒问暖!”

        闻倾:“……”

        闻倾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又连忙对电话那头解释:“对不起姐妹,我刚刚去了趟洗手间,你是不是等我很久了呀?”

        孟梓昕的声音立刻传来:“……没有,没关系的,我还以为……你对我没话说了呢。”

        闻倾:“……”

        呃,这话让她怎么接?

        说的也太让人浮想联翩了吧?

        正常姐妹之间还能说这种话?

        如花:“嘘寒问暖!嘘寒问暖啊闻倾!”

        “怎么会呢姐妹?你能主动找我我开心都来不及,就特别想和你说会儿话。”

        她话音刚落,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立刻传来——

        [嘀——]

        [影后孟梓昕好感度+2,目前好感度:17]

        [请宿主再接再厉。]

        如花聒噪的声音在脑海中传来:“看我说什么来着!一下就涨回来了吧!可见嘘寒问暖真的有用!有用!”

        闻倾:“……”

        行吧。

        孟梓昕忽然哭着问她:“闻倾,上次我说的那个真人秀,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啊?我一个人真的不想去啊,那些名利场上的人,我真的真的,一个都不想应付啊……”

        闻倾顿了顿,才说:“我还在考虑中,你……到底喝了多少啊?”

        孟梓昕回答:“没多少,就几杯而已……”

        闻倾瞬间无语。

        几杯还能醉成这样?

        如花:“闻倾!嘘寒问暖!”

        为了好感度,闻倾也只能温柔的对电话那头问道:“姐妹,你到底怎么了呀?怎么一个人去喝酒,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如果你不开心,会让我心痛,让我难过的呀,毕竟我们是亲姐妹!”

        孟梓昕沉默了会儿,才哑着嗓子说:“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想见到你啊。”

        闻倾:“……”

        此时,她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再次传来——

        [嘀——]

        [影后孟梓昕好感度+5,目前好感度为:22]

        [请宿主再接再厉。]

        如花的声音继续在她脑子里蹦跶:“看吧看吧!我说对了吧!你以为苏黎漾是怎么把那些大佬一一攻克的?是贴心!贴心懂吗!”

        闻倾一瞬间无语大吼:“能不能给我闭嘴!你他妈不觉得这挺没劲的吗?”

        孟梓昕犹豫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来:“姐妹……你……你怎么了?”

        闻倾深吸一口气,她都被如花气的快脑溢血了,连忙解释说:“我刚不是说你哈~”

        孟梓昕顿了顿,才试探着问她:“你现在在哪里?”

        闻倾回答:“我在江宅。”

        孟梓昕一愣:“江宅?你和江云卷在一起?”

        闻倾立马说:“对对对!我刚就是在骂江云卷呢,不是骂你的哈……”

        过了好一会儿,孟梓昕才问她:“你刚才说,你在洗澡?”

        闻倾有些莫名其妙:“是啊……”

        孟梓昕的声音一瞬间有些发冷:“所以,你是和江云卷一起洗澡吗?”

        闻倾:“……”

        她刚要解释些什么,手机里一阵盲音传来,孟梓昕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与此同时,好感度再次进行了刷新——

        [嘀——]

        [影后孟梓昕好感度-15,目前好感度为:7]

        [请宿主再接再厉。]

        闻倾:“……”

        [假装二更]

        她一瞬间崩溃的向如花大吼:“狗系统!!”

        如花瑟瑟发抖的问她:“闻倾……你是在难过吗?诶??其实这种事儿吧,很正常,你也别太在意,就是这次刷不到,下次再刷就是了嘛……”

        如花还想继续说些废话,却被闻倾打断:“如花。”

        如花一愣:“闻倾你怎么了?不至于的吧?就因为区区几点的好感度,你就这么难过?”

        闻倾一瞬间心情有些压抑,她不解的问如花:“我非要这样做吗?”

        如花不解得问:“什么?”

        闻倾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她们都会来喜欢我,可我并不喜欢她们,也没对她们主动做过些什么,你不觉得这挺没劲的吗……”

        如花解释道:“系统发布的任务就是这样的。”

        闻倾问它:“你就不能修改任务吗?”

        如花冷冰冰的回答:“不能,你的任务只有这个,一切都是为了保障江云卷和苏黎漾顺利在一起。”

        闻倾苦笑了一声:“苏黎漾就那么重要吗?”

        如花想了想,回答说:“是的,她很重要。她……是江云卷不黑化的关键。”

        闻倾无奈一声:“可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她们都是无辜的啊。我去进行你所谓的攻略任务,在她们的生命里留下浓墨重彩的痕迹,却又不能真正和她们在一起。你就不觉得,这有些残忍吗?”

        如花冷笑:“残忍吗?这只是她们的宿命罢了!”

        闻倾感叹着说:“如花,你有时候真的挺绝情的,从某方面而言。”

        如花沉默了下,才说:“闻倾,你明明对我说过,你不会对虚假的人物产生感情。”

        闻倾一瞬间有些无力:“是啊……是我亲口说过的,可我这不是感情,毕竟我什么都没对她们做过,我只是同情心泛滥罢了,是我矫情了。”

        如花说:“认真完成任务吧,等到本世界攻略结束,无论你想回到原来世界也好,想进行度假世界也好,我都会答应你。”

        闻倾忽然笑起来:“就怕我,没命活到那个时候啊……”

        如花没再继续说下去,转眼间已经消失了。

        她心里忽然有些发寒,明明把浴室中的暖灯光都打开,洗澡水的温度开到身体能承受的极限,她依旧觉得冷。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江云卷已经睡下了。

        闻倾站在床前,一时之间在考虑自己到底应不应该爬上去。

        实话实说,江云卷就算是睡着的时候,这张脸还是十分耐看的,而且她的睡姿十分规矩,板板正正的平躺在被子里,软绵绵的被子整体看上去依旧十分整齐,和她平时放飞的睡姿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一个问题,明天早上醒来,她到底怎么样才能从江云卷这里搞到一百亿呢?

        江云卷既然失忆了,肯定会能给她的吧?

        毕竟她们两个人爱的地老天荒。

        可一想到她的一百亿现在还没到手,她的心情瞬间再次不好了起来。

        这个世界已经够魔幻的了,前面即将等待着她的也不知道是什么。

        而且,现如今看来,她能不能顺利的活下去也是个未知……

        从床前离开,走到写字台,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

        她失眠了。

        是的,没错。

        在我们江霸总睡得格外香甜的时刻,她竟然一个人失眠了。

        回头看了江云卷一眼,她心里顿时有些不平衡。

        江云卷以前不是总失眠吗?

        什么时候睡眠质量这么好的?

        她洗完澡出来,穿的是江云卷的睡衣,有些偏大,但并不妨碍穿,就是太厚了,这个季节穿这种厚款的睡衣确实不合适。

        她忽然想起来,江云卷一直怕冷。

        向后靠了靠,贴在椅背上,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漫无目的的打量着眼前的写字台。

        上面有电脑,精致的日历,还有五只漂亮的狐狸手办。

        那些狐狸手办是白色的,看起来很是精巧,但无一例外,眼睛里却透着一股子狡黠。

        很难想象江云卷会对这种可爱的东西感兴趣。

        手办旁边放着一盒药,闻倾看了眼,是安眠药。

        安眠药的包装还没拆,旁边还放着一杯水,她忽然想起来刚才在浴室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动静。

        显然是佣人给江云卷送来了药。

        她又回头看了江云卷一眼。

        霸总此时睡得特别香甜,两只手放在被子外面,规矩的放在身体两侧,虽然五一不透露着这个人平日里严谨的行事作风。

        但这个睡姿,看起来就像是——

        死了一样。

        想到这里,她站起身来,同时身后的椅子因为她的动作发出了不小的动静来。

        她拿起了桌上还未拆封的安眠药,转过身,走到床前。

        江云卷还在睡着。

        她一手拿着安眠药,一手去戳江云卷露在外面的胳膊。

        她一连戳了三下,力道也随之加重,但江云卷就是没醒。

        她就只能去抓江云卷的手,然后晃了又晃:“江云卷,喂,霸总,快醒醒!为什么我在失眠你却能睡得像死猪一样?”

        在她坚持不懈的晃动之下,霸总终于皱了皱眉头,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

        江云卷一见是她,一瞬间有些无语,不耐的问她:“闻倾,你还想怎么样?”

        闻倾十分关心的说:“大郎,你该吃药了~~”

        江云卷顿了顿,虽是不解,却下意识的问她:“闻倾,你是不是想毒死我?”

        闻倾眨了眨眼,无辜的说道:“怎么会呢?人家就是担心你睡不着,才喊你起来吃安眠药呀~~”

        江云卷:“……”

        ※※※※※※※※※※※※※※※※※※※※

        我发现一天睡六个小时其他时间都码字身体确实承受不住,有点累啊。

        不过只要一写剧情好像就觉得没那么辛苦了,可能是我码字速度太慢吧,羡慕一小时写三千的那些大佬!

        我一小时写五百就不错了……(好像也不是,我有时候一小时能写一千,但不能更多了,不是码字速度不快,是要时刻考虑剧情的原因)

        本章随机红包继续哈,我最近太忙了,空余时间全都码字了,想剧情的时候最好能一直写,不间断那种,不然情绪不对就写不出来了,毕竟如果一章写出来我本人不满意,我会废掉重写。

        之前你们看到的那些觉得有趣的章节,我不知道废了多少个版本,才写出来的最终版。

        因此,我不会为了赶剧情进度随便写,毕竟这本我很重视,希望能写好。

        就是身体有点承受不住,先坚持多更新几天吧,有一点算一点。

        谢谢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