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四十七天

想离婚的第四十七天

        这叫什么事儿啊?

        江云卷真的打算让她在江宅留宿?

        只要一想到江云卷方才说话时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她就觉得心里来气。

        可就算霸总失忆了,也不是霸总对她耍流氓的理由啊?

        霸总想把她留在江宅做什么?

        难不成是心怀不轨,想要酒后乱个性?

        闻倾揪着手指,越想越心慌,越想越害怕。

        虽然吧,她是挺喜欢江云卷的脸没错。

        可余辛澜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她和江云卷真的发生点儿什么,等江云卷哪天记忆恢复,万一再找她秋后算账,那后果就实在太惨烈了。

        更何况她还有系统发布的任务在,她的目标只能是星辰大海,是各式各样的大佬女配来着。

        她要是真的跟江云卷有什么事儿,那剧情该崩成什么样儿了?

        想到这,闻倾一瞬间下定决心,她还是要和江云卷提离婚!

        并且让江云卷给她一百亿分手费。

        要是不离婚她就真成了给小白莲打脸的恶毒原配了,况且小白莲又如此的不简单,她绝对不仅仅只是个普通的原住民而已。

        要是她真的成了给小白莲打脸的存在,那她也太掉价了……

        晚饭过后,已经是九点钟了,但江云卷从头至尾都没有要放她离开的意思,反而直接让江二走人。

        江云卷临去书房前,还特意看了一眼老管家,才对她说:“你就在这里坐着,等我回来。”

        她还没说话,老管家立刻躬身道:“好的江总。”

        她就觉得自己好像被江云卷给绑架了。

        也不知道江云卷把江二叫去二楼书房说了什么,反正江二出来的时候像是憋了一肚子的气,踹翻了脚边的垃圾桶,气势汹汹的走了。

        江云卷从楼上下来,看着她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闻倾憋了半天,才强忍着火气说:“不是你让我等你出来的吗?”

        江云卷不以为意的点点头:“这样啊,还以为你先去洗澡了。”

        闻倾:“……”

        不是大姐?

        这个点儿你让我洗哪门子澡?

        而且我在江宅洗什么澡啊!!

        “那个,”闻倾保持面带微笑,劝道:“江云卷,其实你才刚出院,不方便做太过剧烈的运动。”

        江云卷挑了挑眉:“剧烈运动?”

        闻倾用力点头:“对啊!而且你这次身体能好起来,带有太多巧合的成分,我听沐白说,就连医生都说是医学奇迹,所以,保险起见我还是不住江宅了,我在市北有住的……”

        她话还没说完,江云卷打断她,好奇的问:“闻倾,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闻倾眨眨眼:“对啊。”

        江云卷问她:“结婚了你为什么不住江宅?”

        江云卷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失忆导致的脑子都不好使了?

        她只能耐着性子再解释一遍:“我不是跟你说了么,就是为了你的身体考虑啊,你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儿,一定需要静养,需要好好休息,我不能在这里打扰你啊。”

        江云卷想了想,说:“医生给我开了安眠药。”

        闻倾有些反应不过来:“安……安眠药?”

        江云卷点头:“嗯,安眠药。”她又说:“所以,你并不会打扰到我,不用因为这个原因而特意搬出去,我会觉得愧疚。”

        闻倾:“……”

        她以前怎么从没觉得,霸总的说话水平这么高的?

        什么‘我会觉得愧疚’,听听,这像是能从一个直女癌霸总嘴里说出来的话吗?

        她怎么总觉得江云卷失忆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难道说……

        靠!

        江云卷不会被人魂穿了吧?

        到底是哪位道友在此渡劫?

        不会吧?

        说起来小说里好像还真有那种魂穿了别人之后,开始假装失忆什么都不记得的情节。

        若是以前,她遇到这种巨大的疑问,往往都会第一选择直接问如花,可是如今狗系统这么不靠谱,她也就不再问了。

        “那个……”她想了又想,终于一咬牙,视死如归的说道:“你让我住江宅也行,但是吧,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如果我住在江宅的话,咱们还是分房睡吧,你看行不行?”

        江云卷问她:“为什么分房睡?”

        闻倾面无表情的回答:“为了你的健康着想,而且你的房间应该只有一个枕头。”

        江云卷微微一笑:“不是的。”

        闻倾愣了愣,抬头看她:“什么不是的?”

        江云卷回答:“我的房间两个枕头,可以一起睡。”

        闻倾:“……”

        ?????

        霸总?????

        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

        您在邀请我和您一起睡觉???

        她措词了大半天,才十分无语的问她:“江云卷,你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两个枕头?”

        江云卷不解的看着她,问:“难道不是你一个,我一个?”

        闻倾:“……”

        神特么你一个我一个!

        您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呢!!

        一时间,闻倾内心忽然悲愤交加,一直到跟着江云卷回了卧房,她都在想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她答应江云卷一起吃晚饭,不过就是想在饭桌上忽悠她一百亿而已,对她说她们相爱着,且深深的相爱着,也不过是为了让江云卷因为这个情分能大方的给她钱而已。

        可,为什么事情开始往一些奇奇怪怪的方向发展了?

        为什么发展着,发展着,就发展到要和江云卷一起同床共枕了?

        而且此时的江云卷已经去洗澡了,听到浴室传来的哗哗的流水声,她心里变得更烦躁了。

        环顾四周,打量着江云卷的卧室,和她本人的性格一样,规矩板正的不行。

        就连床上的被褥都整洁的像是全新的一样,重点是,江云卷的床上真的有两个深色的枕头。

        ……

        江云卷平时一个人睡,为什么床上会有两个枕头?

        要么是她外面有人,要么就是她颈椎不好,需要一次性枕两个睡。

        但是江云卷那个脖颈,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天鹅颈了,排除掉江云卷颈椎不好的可能性,那八成就是江云卷出轨了!

        一瞬间,闻倾觉得自己福尔摩斯附身,一整套推理下来行云流水,无懈可击。

        总结,江云卷失忆之前,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渣女。

        可见她将来出轨小白莲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想到这里,她发出了一声嫌弃的:“呸!狗子!”

        ——“闻倾,你骂谁?”

        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传来,让闻倾吓得打了个机灵。

        她听到声音,连忙转身,刚要说些什么话,却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所有狡辩的话全部都卡在了嗓子眼。

        昏暗的卧室内,灯光一室和暖。

        窗帘被拉的死死的,没有一丝月光,但她在看到江云卷的一瞬间,那人身上却像是洒满了月华般,光彩照人。

        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江云卷身材竟然这么好呢?

        哦,她以前就只看到江云卷有张好脸了,从来没关注过江云卷除了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还有精致的锁骨,以及,修长笔直的大长腿!

        她不由得赞叹一声:“江云卷,你好好看啊……”

        江云卷目光清冷,沉着脸问她:“你刚骂谁呢?”

        闻倾一瞬间回神,拨浪鼓摇头:“没有啊,江云卷,你冤枉我!”

        江云卷冷着脸:“我都听到了。”

        闻倾站起身来,忽然靠近她。

        江云卷皱了皱眉,警惕看她:“闻倾,你要做什么?”

        闻倾自顾自的抬起手来,摸了摸她的额头:“咦?”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

        才自顾自的说:“咦?这也没发烧啊?难道是因为失忆导致的脑子出问题,都开始幻听了?”

        江云卷就静静的看她表演,一言不发。

        闻倾忽然一拍脑门,对江云卷问道:“今天医生是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平时要多注意休息,不要胡思乱想?”

        江云卷顿了顿,才说:“是……”

        闻倾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我就说吧,一定是这样的。”

        江云卷十分无语的看着她问:“是哪样的?”

        闻倾解释:“你知道吗江云卷,医生就是怕你平时睡眠不足,导致精神错乱,才给你开安眠药的,你看,你刚才都开始幻听了,还不是精神错乱?对,没错!你就是精神错乱!”

        江云卷:“……”

        江云卷看着她,沉默了半晌,才说:“闻倾。”

        闻倾抬头:“啊?”

        江云卷无力的捏了捏眉心:“你先去洗澡吧。”

        闻倾十分担心的说:“可我怕你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有危险,我听说精神错乱的病人都很容易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会难过死的啊,江云卷,我那么爱你,我肯定会担心你的。”

        江云卷深吸了一口气:“你不必担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闻倾立刻摇了摇头:“不行!这怎么可以!我是你的妻子,我有责任和义务保证你的安全,不能让你想不开自杀。真的,江云卷,请你相信我,你要时刻保证你自己在我视线范围以内,毕竟你都精神错……”

        ——“闻倾!”

        江云卷忍无可忍,忽然提高音量,让闻倾终于闭了嘴。

        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

        但下一刻——

        闻倾委屈巴巴的看着她说:“怎么了嘛?江云卷,难道……难道我关心你你都不乐意吗?你是不是开始厌烦我了?虽然你失忆了,但我知道,我对你来说是个全新的人,你不喜欢我情有可原,我也是不介意的。”

        江云卷沉默了半天不说话,终于问她:“你以前,话也这么多吗?”

        闻倾一愣,有些难过的说:“你不喜欢我跟你多说话吗?我还以为……我跟你多说话,能让你尽快恢复记忆,能让你想起以前我们相爱时的美好时光……原来都是我想多了,那我……”

        江云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问她:“那你什么?”

        闻倾强忍着悲痛:“那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多说话了……再也不说了!”

        她三分委屈,三分不甘,七分倔强。

        一通表演下来,闻倾发挥的酣畅淋漓,十分的尽兴。

        紧接着,她真的嘤嘤嘤的直接哭出声来。

        她一边哭,一边偷眼打量着江云卷。

        霸总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哭,看起来像是个毫无感情的冷血动物。

        但她每哭着喘一口气,霸总就跟着深吸一口气。

        霸总肯定是心疼坏了。

        毕竟是和自己深爱的小娇妻啊!

        可还别说,有门儿啊!

        这失忆了的霸总看着还是挺有人情儿味儿的。

        都已经心疼成这样了?

        那她那一百亿的分手费岂不是也有戏?

        想到这里,她就哭的更加卖力了。

        江云卷顿时头痛欲裂,只觉得脑袋都跟着她的哭声一颤一颤的疼起来。

        江云卷忍无可忍,喘了口气喊住她:“闻倾,你先别哭了。”

        闻倾委屈的看她:“什么啊……难道现在,在你心里我连哭都是错的了吗?江云卷,你为什么失忆了就开始不爱我了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江云卷冷着脸问她:“我以前是怎样的?”

        闻倾哭着说:“你以前就连我在雪地里摔了,你都会心疼的想死,怎么现在忽然就……”

        江云卷缓了大半天,才指着浴室的方向,缓缓对她说:“闻倾,你现在就去给我洗澡,不洗够一个小时,不许出来。”

        闻倾愣了会儿,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忽然十分娇羞的说:“可是你才刚出院呀,真的不能做太过剧烈的运动,当然,如果你实在很想,非要现在就和人家那个的话,人家也是没有意见的其实。”

        江云卷:“……”

        ※※※※※※※※※※※※※※※※※※※※

        随机红包继续~

        我保质保量的三更了。

        所以《下一本穿书gl》预收了解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