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四十三天

想离婚的第四十三天

        小白莲的脸早已经气成了猪肝色,说实话,闻倾挺看不起她的。

        身为一名官配女主,如此不能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被她故意骂几句就已经hold不住,甚至直接毫无形象的开口大吼,她也是没想到。

        不过这正好验证了她之前的猜测,小白莲肯定不单单就是像如花说的那样,只是一个顺应剧情发展的原住民而已。

        那她到底是什么人?

        闻倾想不明白,如花显然也是一问三不知。

        她十分警惕的看着苏黎漾,把一个恶毒原配的人设发挥到了极致:“我警告你,就算我老婆残了,她也只是我一个人的,而你,想都不要想!”

        苏黎漾一愣,又是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柔弱样子:“姐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闻倾一瞬间大吼:“我说了别喊我姐!我们闻家没你这种不到一米六的矮冬瓜!”

        苏黎漾:“……”

        苏黎漾眼中的泪水泫然欲滴,她无辜的低声说着:“我也只是不想让江总变成残疾人而已,她万一有什么事,我……”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闻倾冷笑:“你不会以为,你喊我一声姐姐,就真的能进我们江家的门吧?”

        苏黎漾一怔,连忙慌乱的摇着头:“我没有!我……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

        她说着,已经哭出声来。

        闻倾一瞬间失去理智:“给我收起你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姓苏的,你这一套骗骗别人还可以,对我却没用!”

        苏黎漾继续委屈的哭着,哭的一旁的沐白都要看不下去了。

        “那个,夫人,您还是先进去看一下江总吧。”沐白继续打着圆场。

        闻倾瞪他一眼:“看什么看!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女人都跑到我跟前来了,难道让我还装的什么事儿都没有?”

        沐白愣了愣,又看了在一旁哭的苏黎漾一眼,然后说:“夫人,我不是那意思,而且是苏小姐把江总救回来的,她……”

        闻倾怒声骂道:“什么救不救的!我看这个野女人就是想要我江太太的位置!指不定哪天还想登堂入室!”

        “……”

        沐白十分无语,她看向苏黎漾,只见苏黎漾紧咬着下唇,哭的梨花带雨。

        沐白叹了一口气,这姑娘也是够委屈的,好心把江总救回来,还受到夫人的刁难。

        他深吸了一口气,提醒说:“……夫人,您可能想多了,再说是她救了江总。”

        闻倾继续咆哮:“我想多了?我怎么想多了?那她救完人为什么不走!看她这寒酸样,要么是图钱,要么是图人!她要是不图人,为什么要喊我姐姐!”

        沐白:“……”

        原著中的原身,就是一个嫉妒心旺盛的恶毒反派,怀疑全天下所有的女人都要给她抢江云卷。她刚才已经借助要给江云卷断腿的事儿试探了小白莲一波,既然目的已经达到,那么现在她就必须要把人设给拉回来。

        无论小白莲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无论眼前的这具身体里面是谁的灵魂,她至少,要维持一波恶毒原配的人设才行。

        沐白憋了半天,才问:“夫人,姐姐这个称呼,有什么问题吗?”

        闻倾忽然大吼:“当然有问题!她现在喊我姐姐,不就是为了将来进我们江家的门,给江云卷当二房吗!!”

        沐白:“……”

        小白莲疯狂的摇着头,她一边哭一边说:“我没有,夫人你误会我了,我真的从没想过……”

        “没想过?”闻倾冷冷的看着她:“没想过你在这跟我扯什么呢?我告诉你,你想了也是白想!没戏!”

        苏黎漾:“……”

        闻倾:“只要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苏黎漾:“……”

        骂完了小白莲,闻倾一瞬间神清气爽,似乎后脑勺上的那个包都不怎么疼了。

        她踩着小高跟一路“哒哒哒”的走向急诊重症监护室的门。

        刚没走几步,手腕却被人从身后拉住。

        回头一看,是江二。

        闻倾瞬间头疼:“你还要想怎样?”

        江二的眼中竟然有了些莫名的落寞,她问她:“江云卷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可以不顾形象,像个泼妇骂街?”

        闻倾一瞬间无语。

        你特么才是泼妇!

        死变态!

        你全家都是泼妇!!

        她点了点头,看向江二认真的说道:“是,你姐对我来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没有任何其他的野女人,能够越过我,爬上她的床,我也不会给她们任何的机会!”

        江二沉默了片刻,问她:“就算她变成一个残废,一个瘸子,你也不介意吗?”

        闻倾肯定的点头,深情的说着:“只要她人还活着,就算她变成残废,终生坐轮椅,我也不介意。”

        江二看了她良久,终于叹出了一口气来:“你终究还是,把我忘了啊。”

        闻倾被她这话吓得不行,什么意思?

        什么把你忘了?

        窝草!

        江二到底在说什么?

        大哥你不是搞花花公子人设的吗?

        忽然这么情深是几个意思?

        闻倾犹豫着问她:“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忘了你?”

        江二苦笑着摇头:“没什么,大嫂。”

        闻倾:“……你就不能,稍微正常点吗?”

        江二扯着嘴角笑起来,她一瞬间又成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好啊,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一个瘸子能让你开心。”

        闻倾无语:“我开不开心,不取决于江云卷有没有截肢,而是取决于她这个人,只要她这个人还是我的,我就会开心。”

        江二邪笑着看着她,贴近了她的颈边,同时伸出手来,在她腰上轻轻捏了一下。

        闻倾瞬间打了个冷颤:“你有病吧!”

        江二说:“闻倾,你误会我了。”

        闻倾没好气的问她:“误会你什么?”

        江二在她耳边低低的笑起来:“我说的是,江云卷那个死瘸子不能给你的性.福,我可以给你。”

        闻倾:“……”

        她果然就不能高估这个人。

        拜拜了您嘞!

        她一把推开江二,做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直接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向急诊室。

        江二见她离开,嘴角再次勾起了一摸苦笑来。

        苏黎漾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中露出了一丝怨恨的神情,见沐白过来,又立刻恢复委屈的样子。

        沐白刚才已经站了大半天了,眼前这个小姑娘哭的太委屈,也太难过,他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上前来安慰。

        他在口袋里摸了大半天,才掏出了一包纸巾:“那个,苏小姐,您擦一下吧。”

        苏黎漾接过了纸巾,感激的看他一眼:“谢谢你。”

        沐白摇头:“没关系。”

        他顿了顿,才说:“夫人她就是这样的,您也别介意,她对接近江总的任何女人,都有些敏感。”

        苏黎漾点点头:“嗯,我理解,她一定很爱江总吧。”

        “是啊……”沐白叹了口气,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才说:“她对江总真的是一往情深,前阵子江总跟她要提离婚,就把她直接给逼疯了。”

        苏黎漾愣了愣:“她疯了?”

        “嗯……疯了啊。”沐白继续叹气道:“所以您千万别介意,夫人最近一直都是这样的,让江总都很头疼,甚至嘱咐我给她约了精神科医生。”

        苏黎漾压低了脸,冷笑了一声。

        “原本江总从屿山回来,就带夫人去看的,谁知道江总竟然出了这种事,不过还好苏小姐您救了江总,等江总醒了,我一定会告诉她的,是您出手相救救了她,她一定会好好的报答您的。”

        苏黎漾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想过要她的报答……”

        沐白心里顿时一阵心疼,眼前的姑娘多好啊,救人不图回报,而且长得还很标致,也难怪夫人对她的恶意能这么大。

        就在此时,苏黎漾忽然问他:“夫人真的有权利签字让江总断肢么?”

        沐白点了点头:“是啊,夫人也全都是为了江总好,而且她刚才和江二小姐也说了,只要能为了江总好,就算江总……哎,不说了。”

        苏黎漾沉默了会儿,才冷冷的看向了急诊室的方向,此时闻倾已经进去了,房门被关着,她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沐白忽然说:“苏小姐,您在这等了大半天了,您也累了吧,我可以为您在附近的酒店开个房间,您可以先去休息一下。”

        苏黎漾顿了顿,才问他:“我想待会儿进去看一眼江总,可以吗?”

        沐白点了点头:“可以是可以……但是夫人对您恶意挺大的,不如等她走了您再去吧。”

        苏黎漾笑了下:“好呀,只要能看到她,我就开心了。”

        沐白一愣,又忍不住好心的提醒她:“苏小姐,我奉劝您一句,江总她和夫人还没离婚,现在夫人疯成这个样子,江总身体又不好,你……”

        苏黎漾连忙说:“我没有,你是不是误会我了,我就是很担心她而已,我……我也从没想过别的,希望你别误会我。”

        沐白点了点头:“嗯,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

        ——

        闻倾一走进重症监护室,立刻反手关紧房门。

        病床上,江云卷安静的躺在那里。

        闻倾一屁股在床边坐下来,鬼使神差的抬起手,摸了摸江云卷的脸,不禁感叹着:“哎呀,江云卷,你说你这张脸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啧啧啧,不愧是玛丽苏女主的脸,就算是出了车祸,这张脸也是毫发无伤,这女的还他妈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可是好看又有什么用呢?

        “江云卷,怎么办哦……”

        她一瞬间,有些为难的问病床上的她:“你很快就会变成残疾人了哦……”

        “唉,真是想想就……”

        “就他妈的让人感到特别开心哈哈哈哈哈!”

        “我他妈都快笑死了你知道吗?”

        “哎吆我去!”

        “对不起有点失态,但是我真的好久没这么开心了哈哈哈哈!”

        “唉,大姐你都不知道,刚才那个绿茶婊听到你要截肢的时候,她都快吓死了!”

        “也不知道那个傻逼在担心你什么?我跟你讲江云卷,我要是她,我肯定就不瞎操心这些,她竟然担心你没腿?”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你有没有腿真的就无所谓啊,反正你有手就行,那有了手,日常妻妻性.福也能正常维持的么。”

        “咳咳……算了算了,新时代的优秀女性不能一言不合就开车。”

        “但我真的就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一想到你坐轮椅我就,哈哈哈哈哈哈,残疾大佬和她的绿茶白莲小娇妻,你俩真他妈虐恋情深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反正吧,你被截肢我挺开心的。”

        “你想啊,反正你都要跟我离婚了,你有腿还是没腿,跟我有个屁关系啊?你有没有手我也没关系其实。”

        “然后吧……你这傻逼不会真以为我爱你爱的要死吧?”

        “我他妈的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啊宝贝儿,我一个励志做海王的女人,还特么能看上你?”

        “我麻烦您下次好好正视自己行吗?你这个德行我还能看上你?”

        “不过说实话,我的确是爱你爱的要死,但不过是爱你这张脸而已。”

        “啧啧啧,江云卷,你应该感谢我好色你知道吗?你这个傻逼除了一张脸,你什么都没有。”

        “就这三年吧,我实在是受够了,我每一天,无时不刻,每分每秒,都在盼着跟你离婚。”

        “做梦都在想的那种。”

        “尤其是刚才看到急诊室外面那位,我就更加想通了,你平时不就喜欢喝绿茶吗?这么一杯清纯可人的绿茶摆在你面前,你应该能直接开心的从病床上跳起来吧?”

        “嘤嘤嘤,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咳咳,对不起,我五音不全,无法确切的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我就觉得吧,如果现在进来的不是我,而是外面那个绿茶婊,你现在肯定就不会昏迷不醒了,而是直接一下就能跳起来,做一万个俯卧撑来着。”

        “毕竟绿茶的味儿那么呛,一定能把你这傻逼给熏醒了。”

        “其实我也很期待你能尽快醒来。”

        “真的。”

        “等你醒了,一定记得给老娘一百亿啊。”

        “你这傻逼要是不给我,我真的不敢保证会不会拿一把菜刀砍死你!”

        “之前那个两亿的小房子就先算了吧,你个死穷逼!”

        “哎呀,也不知道离婚之后找多少个小妹妹呢?”

        “而且你这个傻逼,从来没喜欢过我!”

        “从来没有……”

        “对,从来没有啊……”

        说到这里,她又低头看了江云卷一眼。

        此时的江云卷还在沉沉的睡着,她看了会儿,又叹了口气。

        俯下身,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又缓缓退开。

        “尽管你不喜欢我,我也没关系。”

        她笑了笑:“毕竟,我也没喜欢过你。”

        “从来没有……吧。”

        她说完,又忽然一愣。

        因为她看到江云卷的眼皮忽然上下动了一下。

        闻倾被她吓得直接从床上跳起来:“窝草,别特么吓我,诈尸么你这是!”

        她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一切如常。

        她一定是太累了,才导致的幻觉。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是余辛澜打来的。

        因为是病房的关系,铃声响太长时间不合适,她只能立刻手忙脚乱的翻出手机,接起来。

        “喂?姐妹,你咋了?”

        余辛澜在电话那头嚎啕大哭:“闻倾,我好难过啊,我现在想去死!”

        闻倾被她吓得不轻,连忙问她:“窝草什么情况?你先别想不开?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余辛澜哭着喊着说:“网红妹妹不要我了!”

        闻倾:“……”

        闻倾脑子里仔细过了一圈,才问她:“就是那个看起来比你小,其实比你大三岁,然后和你约见面的那个妹子?”

        余辛澜哭的更难过了:“是啊,就是她,我不是告诉你我和她去见面,然后你让我装穷,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我怎么一瞬间觉得全世界都不在乎我,就连你都不在乎我。”

        闻倾轻咳一声:“那倒是没有,江云卷出车祸了,我在医院呢。”

        余辛澜一愣,瞬间都忘了哭:“你家江总出了车祸?”

        闻倾回头看了江云卷一眼,才说:“是啊,医生说建议她截肢,当然也可以保守治疗,刚才还问我意见来着。”

        余辛澜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截肢?这么严重?不过我听说保守治疗可能会产生更加恶劣的结果,最好还是截肢吧,但我知道你肯定舍不得给她截肢……”

        闻倾连忙说:“不不不,你错了,我特别希望给她截肢,甚至刚才都催着医生签字儿来着。”

        余辛澜:“……”

        闻倾继续说:“姐妹,你听我说,其实女人这种东西吧,根本就没屁用,现在我已经想的特别清楚了。”

        余辛澜:“……嗯,但其实我做不到你这么绝情,因为江云卷跟你离婚就直接要了她的腿。”

        闻倾笑了笑:“那话也不能这么说啊?江云卷要断腿那碍得着我的事儿吗?而且说实话,就算她不断腿,她也要跟我离婚,最后也不是我的,何必再便宜了别人呢?”

        余辛澜一愣:“别人?”

        闻倾说:“是啊,你是不知道,我跟你说姐妹,现在病房外面,有个叫苏黎漾的女的,她在病房外面守了大半天了,就是不走。”

        余辛澜连忙骂道:“草!这么贱!”

        闻倾点了点头:“可不就是贱么!妈的,以咱们姐妹多年鉴绿茶的经验,那妹子将来妥妥的就是一小三儿!她肯定对江云卷有想法!”

        余辛澜问她:“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闻倾一愣:“啥怎么办?”

        余辛澜:“就是,怎么处理那个苏……苏什么样?”

        闻倾笑了一声:“处理个啥啊,那个白莲花一看就不简单,我不打算处理了,而且反正江云卷都要断腿了,她俩要是在一块儿就在一块吧。”

        余辛澜顿了顿,才问:“你难道一点都不在意?”

        闻倾叹了口气:“在意有什么用啊,江云卷她不爱我,而且要跟我离婚,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还不如潇洒走人来的实在。”

        余辛澜说:“……好吧。”

        闻倾笑道:“其实呢,跟你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你家网红姐姐不要你了,那就换下一个。哦对了,她为啥跟你分手?”

        余辛澜沉默了半天:“她说我穷。”

        闻倾:“……”

        闻倾连忙说:“姐妹,无所谓!你知道吗,女人没了还能再找,而且比你大那么多的女人要来干什么?我的例子还不够惨痛吗?江云卷这个老女人一定就是性无能才不肯碰我的啊!”

        余辛澜顿了顿:“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我觉得她还挺好的,就是那天吧,我们约见面。”

        闻倾问她:“然后呢?”

        余辛澜说:“然后她当时跟我说的原话是,彼此带着对方的女朋友,然后一起去见面。”

        闻倾顿了顿:“你别告诉我,你以为她说的,你俩都带着对方的女朋友一起见面,就是要一个人过去,然后你俩彼此成为对方女朋友的意思吧?”

        余辛澜:“……是。”

        闻倾一瞬间恨铁不成钢:“这特么都是哪辈子老掉牙的套路了?你不会现在还信吧?”

        余辛澜:“是的……”

        闻倾瞬间无语:“那什么,然后呢?”

        余辛澜叹口气:“然后她就真的带着女朋友去了,还跟我说,她不喜欢太穷的,然后她女朋友开的是十万的车,我听了你的,骑的小黄车,然后就被她们一起嘲笑了,所以你为什么让我装穷呢?”

        闻倾:“……”

        余辛澜又说:“唉,反正我以后再也不想装穷了,装穷装的女朋友都没了,她还问我以后她直播我还给不给打赏,我说给。”

        闻倾一瞬间大吼:“给个屁啊!那样和江云卷一样老的女人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啊!”

        余辛澜叹口气:“可是,不喜欢她,我又能去喜欢谁呢?”

        闻倾连忙说:“姐妹你这就错了,我跟你说,错过了一棵歪脖树,即将迎来一整片大森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余辛澜:“可是……”

        闻倾激动的跺脚:“没有可是!我跟你说,咱俩都应该长一个教训,再也不要找老女人了!”

        余辛澜一怔:“那找什么人?”

        闻倾连忙说:“当然是睡小妹妹啊!一天睡一个!那多爽啊!”

        余辛澜:“……那好吧,怎么样才能有小妹妹?”

        闻倾想了想,说道:“当然是娱乐圈啊,窝草我跟你说,反正你有钱,不如投资拍电影,那明星小妹妹,可不比网红大姐姐刺激?”

        余辛澜:“你说的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闻倾立马说:“是肯定有道理,等我和江云卷离婚了,拿到钱,咱俩就闯荡娱乐圈当老板,我的妈诶,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小妹妹,我现在已经完全想通了,江云卷这个老女人一点都不适合我,那萧亚轩的快乐,难道就不是真正的快乐吗?”

        余辛澜想了想:“姐妹,我忽然发现,跟你聊天真的好快乐,我完全不难过了!”

        闻倾笑着说:“对吧对吧?是不是只要一想到萧亚轩,就什么难过都没了?”

        “是这样没错,但是……”余辛澜问她:“萧亚轩是谁?”

        闻倾解释道:“萧亚轩姐姐是我第二欣赏的女人,她真的是个可以载入史册的女人,每一任男友都是小奶狗,哇,想想就……”

        余辛澜忽然开心起来:“想想就太刺激了姐妹!”

        闻倾也开心的大喊:“对吧对吧啊啊啊啊啊!是很刺激啊!!”

        余辛澜终于说:“放心吧姐妹,我打算投资一个综艺,听说影后孟梓昕也有可能去,还有一个前阵子热播网剧的那个女主,那小妹妹的脸真的我太爱了!我决定了,为了小妹妹,我也要投资!”

        闻倾点了点头:“你加油!”

        余辛澜:“好的!”

        闻倾:“为了尊严!”

        余辛澜:“好的!”

        闻倾:“为了小妹妹!!!”

        余辛澜:“对!!!”

        挂断电话,闻倾叹了口气,重新回到了病床边,又一屁股坐下来。

        “江云卷,我真的好希望你能听到我刚才说的这些话啊。”

        “或许你知道吗?刚才那些才是我的真正所思所想。”

        “没有所谓的玛丽苏,那都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不过显然,你是听不到了。”

        她说完,往眼中滴了一堆眼药水,眨了眨眼,哭着出了病房。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

        她前脚刚走。

        下一刻,江云卷双拳紧握,呼吸急促。

        而她原本紧闭的双眼,努力的睁了又睁,却怎么都睁不开。

        ※※※※※※※※※※※※※※※※※※※※

        随机红包继续~

        为什么别人家的作者都有读者给做美美的封面,而我却没有qaq

        你们为什么就不会ps?

        为什么!!

        单身也就罢了!没深水也就罢了!我也不羡慕人家别的作者有读者的深水!

        可你们连ps都不会!!!

        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