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四十二天

想离婚的第四十二天

        于是乎。

        她哭了。

        哭的很大声。

        她先是看着江二,紧咬着下唇,满眼的不可置信。

        连潜台词都在声声控诉着。

        ——你怎么可以!

        ——你怎么可以对你的亲大嫂做出这种事!

        ——你这样对得起你重病在床的长姐吗!!

        伤心。

        难过。

        不解。

        悲痛欲绝!

        她努力酝酿了三秒。

        想到了自己那还没到手的一百亿。

        一瞬间。

        泪如雨下。

        毕竟,要是她现在不哭。

        等江云卷今晚醒过来,她可能就真的要哭了。

        毕竟,江云卷这次车祸只是会失忆而已,并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脑残。

        毕竟,任何一个叱咤商界的霸总,不管这位霸总她爱不爱自己的老婆,都肯定会受不了老婆给她戴绿帽子。

        如果江云卷今晚醒了,发现自己的老婆和亲妹妹搞到了一起。

        江二什么下场她不知道,但她肯定会直接被江云卷挫骨扬灰,折磨的连渣渣的都不剩。

        更何况,此时的沐白已经开始转身面壁,伸出食指在墙壁上画圈圈。

        一副“你们看不到我,你们看不到我”的自欺欺人的傻样儿。

        但闻倾心里十分清楚,沐白身为江云卷的头号狗腿,等江云卷醒了,他肯定是会去和江云卷告状的!

        此时,就连小白莲苏黎漾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好奇的打量着她和江二的一举一动。

        靠!!

        这女的这么八卦的吗?

        而且她和江二这暧昧不清的场面,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回避的好吧?

        这么一想,这小白莲可真不要脸!

        不出意外的,此刻她哭唧唧的反应,更加激起了江二的变态神经。

        江二非但没有松开她,反而把她抱在怀里,抱得更紧。

        然后,她勾起了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四分漫不经心的笑,在她耳边轻声问她:“大嫂,如果我现在把你抱进去,当着江云卷的面搞你,你说,会怎样?”

        “抱……抱进去?”闻倾下意识问她:“去哪里……”

        江二轻笑出声,她性感的嗓音里同时发出一声愉悦的闷哼:“你猜。”

        “……”

        靠!!!

        她一瞬间反应过来。

        妈的这个死变态难道是想和她搞病房play吗?

        还是当着姜云卷的面?

        emmm……

        所以现在的年轻人玩的都这么刺激的吗?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啧啧啧,可还别说,这寡嫂文学在华夏文学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还当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想想就刺激。

        和小妈文学不相上下的刺激。

        但刺激归刺激,心动归心动,她没离婚,一切都还要另说,只能继续演戏。

        她眨了眨眼,眼中一瞬间涌上来的全都是委屈,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江二:“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江二故意问她:“难道你不喜欢?”

        咳咳。

        喜不喜欢这种话题。

        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心中没忍住设想了一下那个让人脸红心跳的场景。

        是有点喜欢没错……

        事实上,江二这个女人吧,花心归花心,前女友遍地归前女友遍地,但确实是长了一张风靡万千少女的好脸。

        而且病房play,貌似也是真的很刺激。

        这么一想。

        让她还是真的有点想……

        可——

        她是个正经人啊!!!

        离婚了之后再想!!!

        一瞬间,闻倾痛心疾首的想着,江二这个死变态和江云卷关系一直不好,所以她这次绝对是故意的!

        而且什么叫‘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

        这话说的也太让人想入非非了吧?

        而且听起来就像是她以前真的和她有什么一样!

        个死变态!!

        连说话都这么恶心!

        况且她平时躲江云卷躲得恨不得江云卷每回说要见她,她都能躲则躲,能避则避,更别说江二这个死变态了。

        她又怎么可能和她真的有些什么?

        不过话又说回来,江二这随时随地都能撩骚的技能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

        她和江云卷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江云卷就成了一个抠门的死穷逼直女癌,江二就长成了这么副欠扁到让女人们又爱又恨的德行?

        她在江二怀里挣扎了一下,委屈的想要推开她,但江二却把她抱得更紧,这大庭广众的,老这么抱着算怎么回事儿啊?

        而且一想到江云卷可能因为婚内出轨把她挫骨扬灰,她就一瞬间失去了任何的兴趣。

        “你能不能正常点?”

        “所以你想好了吗?”

        “……啥想好了吗?”

        “当然是,跟我进去,做一场。”

        “……”

        你妈的!

        没完了是吧!

        闻倾深吸一口气,十分无语的看着她问:“我拜托您好吗大姐?您确定您进去之后能当着医生的面把我衣服给扒了?”

        江二闻言微微一怔,随即轻笑起来,嘴角勾起了更加变态的笑:“当然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闻倾:“……”

        神特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你脑子有病吧?

        你是不是神经病啊!

        你是属泰迪的吗?

        闻倾欲哭无泪。

        这次,她得到了一个异常惨痛的教训,那就是——永远不要和变态比谁更变态。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变态的下限。

        她在心里忍不住问如花:“我说,这孩子到底什么毛病?我特么一个正经人,是真的要受不了了!”

        如花的机械音立刻在她脑海中传来:“闻倾,你说的是谁?”

        闻倾没好气的说:“还能有谁!江二那个死变态啊!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死泰迪到底被傻逼作者写了什么隐藏设定?她对自己亲大嫂的执念这么深的吗?我都快招架不住了好吗?”

        如花:“咳咳,但我看你刚才和她玩的还挺开心的。”

        闻倾:“……”

        闻倾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问它:“我记得江二在原著里就半章戏份吧?她有一次在江宅小住,醉酒后调戏原身,最后被小白莲发现,然后告诉了江云卷,江云卷直接大怒,要把原身赶出去。”

        如花想了想,说道:“是的没错,而且这个剧情即将很快触发,在江云卷苏醒后的第二天夜里。”

        闻倾忽然一惊:“我靠!明晚?这么快?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如花:“是的,就在明晚。”

        闻倾一瞬间心如死灰。

        这特么的——

        一想到江二这个死变态她就想直接原地去世。

        但又一想,似乎也没太大关系。

        她说:“我觉得没关系的吧,等今晚江云卷醒了,我就直接跟她提离婚的事儿,然后就告诉她,她爱我爱的要死,答应离婚后给我一百亿分手费,而且我也不会住在江宅,压根就触发不了这个剧情吧。”

        如花说道:“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闻倾点了点头:“嗯,肯定没事的!”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身后忽然传来了陌生女人的声音。

        闻倾回过头,小白莲苏黎漾已经走了过来。

        近处这么一打量,小白莲不愧是小白莲,果真就长了一张楚楚可怜,一让人看上去就会让霸总将来为她欲生欲死,让各大女配大佬欲罢不能的清纯绿茶脸。

        她用力一把推开江二,然后转过身,做出有些惊讶的样子问:“请问您是……?”

        苏黎漾眼神亮亮的,一双杏眼温柔如水:“我叫苏黎漾,姐……姐姐你好……”

        闻倾被她这声姐姐喊掉了一地鸡皮疙瘩,连忙说:“可别喊我姐,我可没你这么矮的妹妹。”

        苏黎漾:“……”

        闻倾挑眉问她:“你有事儿?”

        苏黎漾看起来瘦瘦的,柔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跑,真的很难想象她这么矮的海拔能背着江云卷跑那么快。

        苏黎漾眉眼弯弯,笑的有些纯情羞涩:“我……是我救了江总。”

        闻倾点了点头:“可以啊,这么快就知道我老婆是江总了。”

        苏黎漾一愣,连忙委屈的辩解:“没有,我没有,是沐白大哥告诉我的……”

        闻倾面无表情:“人家沐白刚大学毕业两年,叫人家大哥不合适吧?你的意思是他长得老相吗?”

        苏黎漾:“……”

        这时候,沐白已经从面壁那面墙那儿走了过来,听到二人的对话,他干笑着打着圆场:“没关系没关系,大家都说我长得比较老成,我都习惯了。”

        苏黎漾笑着看向她,嘴角挤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谢谢沐白大……弟弟。”

        “噗——!!”

        闻倾差点被她这声‘大弟弟’给一口唾沫呛死。

        苏黎漾反应过来,整张白皙的小脸瞬间别的通红。

        沐白也尴尬的咧着嘴角,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此时,急诊重症监护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苏黎漾立刻不再理会闻倾,直接向医生扑过去,着急的问着:“您好,请问里面那位江总怎么样了?”

        医生顿了顿,问道:“请问谁是家属?”

        闻倾不慌不忙的走过去,歪头挑衅的看了苏黎漾一眼,笑着说:“不好意思,我是。”

        苏黎漾的表情果然就在一瞬间变得很难看,但迅速恢复如常,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医生沉默一秒,才说道:“里面那位患者,我们尽力了。”

        闻倾还未说话,就听苏黎漾急着插话问:“怎么回事?她怎么了?”

        她又想到了什么,连声说着:“不可能的!不会的!她不会的!”

        闻倾摸了摸下巴,不禁冷笑。

        不会的?

        这么担心的吗?

        有些过头了吧姑娘?

        医生却丝毫不理她,而是看向闻倾继续说道:“患者的下肢,我们尽力了,但是……”

        闻倾一瞬间抬起头来问他:“所以我的老婆,她残了?”

        医生为难的点了点头:“您的心情我们也理解,毕竟发生这种事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也是难免,我们的建议是……尽快给患者进行截肢手术,不过病人尚在昏迷,还需要家属的意见,当然如果不进行截肢手术保守治疗……”

        闻倾连忙说:“别啊!说好的截肢呢?”

        医生一瞬间:“???”

        闻倾一把扯住了他的袖口:“别告诉我你们改主意了吧?你刚才不是说建议给她截肢吗?!!”

        医生:“……”

        医生以为患者家属因为受了太大的刺激一瞬间疯魔了,连忙说:“是这样没错,但是也可以保守治疗,但是……”

        “保守什么保守!截!尽管截!截了算我的!!”

        这回,医生医生彻底的开始:“?????”

        医生很是惊恐的看着她,沉默了有足足半分钟。

        闻倾也沉默了有足足半分钟。

        一瞬间,她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干咳一声:“害,您别误会,您千万别误会!”

        医生继续惊恐的摇着头:“我没误会!一点也没误会!”

        闻倾抬头看着他:“不不不,我觉得你肯定是误会了!”

        医生摇了摇头:“没……真的没……”

        闻倾连忙解释说:“我的意思就是吧……您看,毕竟我就是一个小女人,我什么都不懂,而且我都没念过几年书,对医学方面的相关知识完全一窍不通。”

        医生:“是的是的,完全理解。”

        闻倾点了点头:“嗯……”

        她继续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您提出专业性的宝贵意见,而且完全本着以患者自身利益为大前提的情况下,那我这个做妻子的,当然会无条件支持,毕竟我都希望她好,我也特别盼望着我老婆能快点好起来,肯定都会听您的。”

        医生抬起头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样啊,我还以为您……”

        闻倾立刻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的!”

        医生:“……”

        可他怎么总觉得,眼前这女人特希望给患者截肢呢?

        是他的错觉吗?

        可是,天下间有哪个妻子,会希望给自己的伴侣立刻截肢的呢?

        闻倾十分感激的和他握手:“所以,您费心了!我的老婆就拜托您了!您费心了!您真的费心了!”

        医生有些尴尬的和她握了握手,然后连忙抽回去:“您客气了!您真的客气了!”

        闻倾生怕夜长梦多,连忙问他:“那什么时候能开始让她变残……额不,能尽快动手术让她恢复?”

        医生摇摇头:“如果您这边家属肯签字,自然会尽快安排手术。”

        闻倾立马说:“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签!”

        见医生正狐疑的看她,闻倾补充:“那个什么,为了她能尽快好起来,我只能忍痛,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了。”

        医生点了点头:“好……好的……”

        “——不能签!!”

        就在此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闻倾歪头看向小白莲:“我说,关你啥事儿?这里有你啥事儿?我特么为了我老婆好,为了我老婆身体健康签字给她断个腿,你告诉我这里到底有你个茄子事儿?”

        苏黎漾:“……”

        ※※※※※※※※※※※※※※※※※※※※

        本章随机红包继续。今晚如果有双更,补发之前欠下的红包。

        ——————

        感谢在2020-08-0601:18:32~2020-08-1215:50: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冬之雪人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薄凉4个;不停地吃土`、karong、今天作者更了吗?、是jojo呀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莫央26个;feng13个;彡由4个;我是芬兰人3个;贝法爱企业、十三、论名字怎样才不中二、说话就会死2个;一只快乐的小王八、莲樱一生推、哟西哟西哈哈哈、橘树长桃花、就很烦诶、对海听风、宁音。、瓜尔佳、大川、敬822、__葑茚ζ”、阿陌、别打扰我修仙、kelly、46811573、我喜欢你呀、暗弱、易水寒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君子一诺101瓶;onlyfor30瓶;三日月恒夜27瓶;真好、pernod、舟山、今天作者更了吗?20瓶;莱茵16瓶;莫臨淵12瓶;cream(偷渡欧洲被赶出、大大柏、对海听风、;了;、舒莹、长青10瓶;槕青、民政局9瓶;十三8瓶;枫l6瓶;。。、无情的撒花机器、週末便利店、应允、小瑜、这瓜它不香吗5瓶;拂晓夜溪、两条哈士奇、你的死忠粉、22076482、雨霖、白汐不吃菜4瓶;加载中...99%3瓶;44412709、敬822、米格、wikl、呃呃呃→_→、顾子京、饿货喵2瓶;鹿仁脚、团宝、非我、17514112、我叫羊咩咩呀、woc、风向仪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