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三十六天

想离婚的第三十六天

        “第一章”

        “我叫倾倾,嫁了个很有钱的霸总。”

        “先收起你们□□裸的羡慕嫉妒恨。”

        “因为霸总要和我离婚了。”

        “明天晚上,我俩大概就能离了。”

        “我,倾倾,即将成为一名光荣的退休豪门霸总妻。”

        “说明白点,就是一豪门弃妇。”

        “第一次见霸总的时候,是一个炎热盛夏的雨天。”

        “那时候的霸总穿着一身昂贵的米色西装,我惊讶于她为什么在大夏天,当别人都穿短袖穿裤衩子的时候,她还包裹的那么严实。”

        “天上在下着雨,她从门外走进来,没打伞,身上一滴雨都没有。”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霸总的牌面吧。”

        “霸总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见过最有钱的人,也是最抠门的人。”

        “霸总说,如果和她离婚,我一分钱也拿不到。”

        “也不知道这个死穷逼是不是把钱都带进棺材。”

        “你听听她说的这是人话吗?”

        “所以,她活该在这本书里就是一配角!”

        “因为这个死穷逼不配!”

        “她就应该当路人甲!”

        “她不配!!!”

        第一章上传完毕,,闻倾关了电脑,等网站审核通过应该就会显示了,也不知道自己写这个到底有没有人看,不过就算有人看,她那个文案上的智障发言,应该也大多是骂她的吧。

        不过无所谓,被骂就代表有热度,有了热度就可能有钱。

        骂不骂什么的,无所谓了。

        毕竟她现在真的是穷了。

        妈的,江云卷到底是什么意思?

        离婚了一分钱也不给她?

        靠!

        太抠门了!!

        等你明天失忆了,姐姐我就告诉你,你答应在离婚之后给姐姐一百亿!

        看你到时候还抠不抠门了!!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风透着窗户缝隙钻进来,仿佛也变得湿漉漉的。

        这时候,影后孟梓昕的电话打了过来。

        “姐妹,你看微博了没有?”

        闻倾愣了一下:“什么微博?你上热搜了?”

        “对呀对呀,就是我解约的微博呀!把我那憨批老板干的那些事全都爆出来了,想想真是太爽了!!”

        闻倾连忙说:“妈诶!恭喜你了姐妹!我光听你说都觉得解气!”

        孟梓昕气呼呼的说:“是啊,那孙子还让人来游说我,说这事儿爆出来对谁都没好处,真以为姑奶奶能为了那点屁用没有的名声能忍这口气呢?”

        “您真霸气!”闻倾想了想,又问她:“那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违约金的事儿……害,虽然我这也没多少钱了,但是如果你实在缺钱,我倒是能先给你用着。”

        “不用不用!”孟梓昕连忙说:“姐妹,我打算签约大紫娱乐,来和我谈的经纪人说,他们老板很欣赏我,愿意帮我出违约金,其实他们能签我也不亏,毕竟看样子,我这热搜没个三五天是下不去了。”

        闻倾瞬间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那行吧,祝姐妹前途似锦,数钱数到手软!!苟富贵呜呜呜……”

        “那必须的!”孟梓昕顿了顿,又玩笑着问她:“闻小倾,等姐妹我赚了钱,就包养你吧,好不好呀?”

        闻倾立马答应:“那我求您快点赚钱谢谢!多接戏,多上综艺,我听人说,上综艺好像很能赚钱……?”

        “综艺?”孟梓昕沉默了会儿,说:“我以前倒是从没想过要上综艺,你也知道我圈里人缘不太好,就算她们表面上不说,但背地里说的那些话我也多多少少清楚,万一上了综艺遇到那群人……不过,如果你想我上……”

        闻倾忙安慰说:“她们都是嫉妒你!!我跟你说,在江云卷没和我提离婚之前,那些人也在后背天天唧唧歪歪编排我,但是又没胆子当面说,可傻逼了!”

        孟梓昕“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就没把那群脑残放在眼里,毕竟我又没指望一群智障来恭维我,至于朋友什么的……只需要你一个就好了。”

        闻倾怔了怔,讪笑一声说:“害,谢谢姐妹。”

        孟梓昕笑着问她:“你刚才愣什么呢?”

        闻倾一顿,笑说:“就是你把我当唯一的朋友,我挺感动的。”

        孟梓昕沉默片刻:“是啊,唯一的……”

        闻倾心中一滞。

        唯一这个词,她有点承受不起。

        但孟梓昕不再说下去,转了话题:“就是想告诉你,的确有一个综艺要约我,不过要等我和大紫娱乐签约之后再上吧,反正趁热打铁,我也缺钱,赚一波热度其实我也不亏。”

        闻倾:“嗯嗯嗯,能赚钱就太好了!”

        孟梓昕笑道:“姐妹,别说姐姐我不照顾你,那个综艺是生活性质的服务性综艺节目,你要不要考虑?”

        闻倾一愣:“我吗?”

        孟梓昕说:“对啊,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打声招呼,毕竟你姐妹我这点面子还是有的,而且能和你一起上节目,至少应该不会无聊的吧。”

        闻倾想了想,才说:“你让我考虑一下吧,我都没了解过这个,而且网友对我似乎挺有意见的,我前几天还刷到一条微博,有人说我除了一张脸,没有一点能配得上江云卷的。”

        孟梓昕瞬间痛心疾首:“姐妹!你怎么了姐妹!刚才还安慰我说别人都是嫉妒我!怎么一转眼你就自己忘了!再说江云卷到底哪里好?她是比我好看还是比我有钱?你考虑一下我不好吗!!”

        闻倾轻咳一声:“这玩笑过了哈姐妹,再说,江云卷确实比你有钱,咱俩都是穷逼来的。”

        孟梓昕:“……”

        挂断电话,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走出小区,随手招呼了辆出租车。

        她一上车,司机看了眼身上穿着一身黑,头发还湿漉漉的她,警惕问道:“去哪儿啊,小姑娘?”

        闻倾看了看司机,有些莫名其妙她的眼神,就说:“随便送我去一家五金店。”

        果然,司机在听到她的话之后,眼神就更警惕了,但还是立马开了车。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这附近地方比较偏,很多店都搬走了,五金店不近哦,小姑娘。”

        闻倾就说:“没关系,你随便开,反正开到哪儿都行,我会给钱的。”

        司机从后视镜看她一眼:“你去五金店做什么?现在已经很少有这种店铺了。”

        去做什么?

        当然是江云卷如果明天在屿山出了车祸,被石块什么的压在车子下面,她也好有趁手的东西能把她救出来?不过如果小白莲到时候能顺利出现救她就更好了,就不用她费心费力了。

        闻倾回答他:“就买些铁棒铁锤或者刀具之类的吧。”

        司机:“……”

        司机的脸色更难看了,开车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他沉默了好大会儿,才试探说:“小姑娘,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最近这一片很不太平哦。”

        闻倾纳闷问他:“不太平?什么意思?”

        司机声音有些飘:“就是,我也是听人说的,最近这边都好几起命案了,很多同行都不敢开车过来,一到了晚上,就有一个杀人狂魔出来作案,哎,先是用什么东西把人打晕……”

        闻倾越听越害怕:“打晕?”

        司机点了点头,看着后视镜的她,恐惧的咽了下口水:“是啊,打晕,那力气很大,听新闻上说,能用那么大的力气把人给打晕,显然不是用手打晕的吧,肯定是用了什么铁器之类的,然后……”

        闻倾惊恐的问:“然后?”

        司机:“然后放血……”

        闻倾一惊:“这个世界,这么疯狂的吗?妈诶,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可必须要好好保护自己呀!”

        司机:“???”

        不是???

        您手无缚鸡之力,您要去买锤子???

        司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应付说:“是啊。”

        闻倾拖着下巴,望向窗外,外面还在下雨。

        雨滴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滑落下来,留下一道道水印子。

        这个世界,貌似和她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啊。

        杀人放血狂魔什么的,她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呢?

        似乎越来越疯狂了。

        她有点想逃离这里了,而且,今天的那场车祸,她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似乎她撞到人的那一瞬间,仿佛有点断片。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

        她原本以为,那场车祸原本她应该因为撞到人,然后连车带人一起翻滚下山崖一样。

        因为按照她原本的行为逻辑,在环山路的转弯处,忽然出现两个人,她应该脚踩刹车,然后疯狂调转方向头的。

        如果她这么做了,那么显然,她会为了躲开那两个抢匪,然后直接冲下山崖。

        可事实上,她却把人撞飞出去了。

        而且,是莫名其妙的撞飞出去的。

        与此同时,脑袋里出现了一段,空白的记忆。

        到底是怎么了?

        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索性等如花回来,再问它一下。

        可如花那么不靠谱,问了估计也是白问。

        “好了,到了。”

        司机的声音忽然传来。

        闻倾往窗外看了一眼。

        只见旁边,是市北区警察局。

        闻倾:“……”

        她连忙问驾驶座上的司机:“师傅,您是不是误会了,我刚说的是要去五金店吧?”

        司机二话不说,迅速的下了车,拔腿就往警局里跑。

        闻倾:“……”

        这司机是不是脑子不好?

        她无奈转身,想要把车门打开。

        然而车门已经被锁死了。

        过了不过半分钟,司机已经带着两名民警同志从警局里出来。

        他一边走还一边指着车后座的她,不知道在着急的向民警比划着什么。

        但是闻倾却看得出来,那两名民警同志闻言后神情严肃,已经开始把手本能的摸向了腰间配木仓的位置。

        好在他们身上并没有带木仓。

        闻倾:“……”

        这特么……

        这司机????

        不会是把她当成雨夜杀人狂魔了吧??

        这时,民警同志已经走到了车前,敲了敲门,警惕的道:“您好,请您出来一下,配合我们的调查。”

        闻倾在里面气急败坏的吐槽:“拜托!我也想出去啊!那脑残把车给锁了,我怎么出去??”

        民警同志的脸色已经十分不好看了,他再次重复:“您好,请您出来配合我们调查,如果您再不配合,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闻倾彻底无语。

        这时,司机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尴尬一笑,连忙拿钥匙把车门打开。

        闻倾面无表情的下车,司机一下跳开三步远,看了她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两名民警同志显然见惯了大场面,很是“礼貌”的把她请了进去,还很友好的给她上了一杯白开水。

        看了眼她的身份证,眼前的民警同志问道:“闻女士是吧?”

        闻倾点了点头:“是……”

        “你为什么要去买管制器具,能解释一下吗?”

        闻倾深吸一口气:“就是吧,我家小强太多了,需要砸一下。”

        民警同志:“……”

        民警同志严肃的站起身来,然后走到了不远处,回头警惕的看了她一眼,又对他的同事小声说:“对,她十分不配合,跟你之前想的一样。”

        闻倾:“……”

        于是乎,两个小时后,她再次见到了总裁大人。

        在这两个小时里,英明神武的民警同志显然已经调查完了她所有的信息。

        同时打电话给了日理万机的总裁大人。

        总裁大人来的时候,身后还带着助理沐白。

        不远处,沐白在和民警同志极力的解释着什么,同时手中递上了一堆资料。

        而总裁大人神色冰冷的走了过来。

        原来,就算总裁大人要和她离婚,都不会不管她。

        她紧张的站起身来,有些感动的说:“江云卷,我……”

        总裁大人冷冰冰的看着她,问:“闻倾,你是不是,又犯病了?”

        闻倾:“……”

        ※※※※※※※※※※※※※※※※※※※※

        嘤嘤嘤,更了。

        我调整好了qaq

        感受就是:不用熬夜码字真爽!!!不为了写剧情一包包买烟也真爽,一杯星巴克至少四十,奶茶十五,一包烟42,我在贴钱写文还被骂水,我是疯了吗???

        哈哈哈哈放弃全勤我无所谓,大家不用为我感到可惜。

        毕竟如果我本月持续日更,全勤奖励应该有一两百!!虽然那确实是一笔巨款没错……

        但那本来就是我为你们争取的,就是替你们可惜而已哈哈哈哈,本来能给你们搞个随机抽奖的哈哈哈哈哈。

        所以好好的不行吗?

        让我放飞自我好好写不行吗?

        害,追文吧,又不是跟作者谈恋爱,不用太将就,觉得不好看弃文就好了嘛。

        搞崩我心态连抽奖都搞不成了,只能下个月搞了,或者我倒贴钱搞,行了吧!!!

        不过,最起码我没有弃文直接开下本的想法(虽然有一丢丢想,但我玩耍了两天已经理智了)。

        可见,我果然还是很优秀很负责任的!!!

        本章随机红包,继续。{发多少看我心情,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