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三十三天

想离婚的第三十三天

        事实上,和她预料的一样,我们英明神武的江霸总,终究还是没相信她说她移情别恋的说法。

        更加没信她有一个深爱的女人,名叫贾玲。

        可试问,对全天下的女人而言,贾玲谁不爱呢?

        她的温柔善良,她的一颦一笑,她因为过往经历而磨炼出来的高情商,足够可以兜得住任何的尴尬场面,也可以体贴的为任何人的尴尬解围。

        毕竟在某个网站上,她是一个可以配的上一切的女人。

        什么高冷男神女神,在我们贾玲女神面前,那都是小菜一碟。

        是的,她真心爱着贾玲。

        可是,霸总不信。

        我们的江霸总不信。

        我们宇宙第一的江霸总,只是在怀疑她脑子有病。

        而且还病的不轻。

        她不知道刘院长是什么时候带着皮猴他们来解围的,只是当刘院长看到在雨中还在淋着雨的她和虞桑大佬之后,当刘院长在得知了虞桑大佬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给孤儿院在后山盖大楼之后。

        刘院长看向虞桑大佬的目光,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正在行走的印钞机一样,那叫一个热情。

        而我们的江霸总,自然就彻底被刘院长冷落了下来。

        而刘院长之所以对江霸总态度前后有了这么大的转变,也可能是因为,她曾经在刘院长面前,吐槽了江霸总太多的坏话吧。

        害,说到底,江霸总忽然被刘院长冷待,也全都成了她的锅了。

        可她也没说什么呀?

        她不过就是说了,她一个人住在市北的小房子里,冬冷夏热没空调。

        也不过就是说了,她的老婆不喜欢她,指不定将来哪天会出轨。

        还说了她老婆每次见了她,都会问她唢呐和二胡拉的怎么样了,就像是家长在例行巡查孩子的完成作业情况。

        刘院长到底是想到哪里去了呢?

        哦,他可能是觉得,正常的两口子过日子,大概不会这么的冷漠疏离吧。

        回了孤儿院之后,鸡已经炖好了。

        她都能闻到那香喷喷的鸡肉味儿了。

        小鸡炖蘑菇,里面还加了土豆,光是远远的闻着味道,就忍不住令人食指大动。

        大长桌上坐满了孩子,一派的热闹,一派的喜气洋洋。

        她肚子发出了一声“咕噜噜”的响。

        她是真的饿了,可是如果不是身边正坐着满怀心事,脸色铁青,明显不悦的江霸总的话。

        她应该早已经动筷子了。

        江霸总在因为什么生气呢?

        大概是因为刘院长在热络的和虞桑大佬说着话,而不理她吧。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我们这位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众人关注焦点的江霸总,可能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冷落,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吧。

        可是亲爱的霸总,你知道吗?

        人生往往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这样的。

        你总不能让自己永远成为焦点的。

        毕竟,总会有人能不在乎你的。

        她拿起了筷子,想要夹起一块鸡肉来填饱肚子。

        然而,大砂锅盆里的那盆鸡肉,已经被孩子们夹完了。

        桌上还有别的菜,可她就想吃肉。

        人类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成为了肉食动物,为什么要蜕化本能呢?

        她就想吃口肉而已。

        毕竟,现在的气氛已经十分尴尬了。

        要是连一口肉都吃不到,那就太可怜了。

        皮猴笑眯眯的说:“闻倾姐,上次你来吃饭就告诉你了啊,快点动筷子,现在连肉都吃不到了,后不后悔?”

        闻倾一瞬间心如死灰:“我都后悔死了啊……”

        皮猴连忙安慰说:“别呀闻倾姐,待会儿切蛋糕,把我那块都让给你吃,别难过哈。”

        闻倾点了点头:“昂,谢谢。”

        “不过闻倾姐,你刚到底在想什么啊?以前你都跟个饿死鬼没吃过饭一样,抢的那叫一个凶,连我们小宝都抢不过你!”

        闻倾看了眼旁边的霸总,说:“我在想,怎么样才能快点离婚。”

        她这话一出,刘院长和虞桑全都向她看了过来。

        江云卷冷冷的看她一眼:“你最好不要没事找事。”

        这话,大概是对玛丽苏说的吧。

        毕竟平日里的霸总虽然高冷,但至少不会这么不客气的跟她说话。

        就听一旁的虞桑有意无意的笑了一声:“妹妹,姐姐支持你,毕竟生命原本就是无趣的,浪费在婚姻感情上原本就没必要。”

        闻倾看了眼虞桑向她看过来的明显要挑事的目光,品了品她这中二到极致又装逼的有钱人style发言。

        她笑了笑,回答她说:“谢谢姐姐,我也是这么想的。”

        尽管此时的江霸总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脸已经更黑了。

        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个百合小说中的渣女主一样。

        在当着自家老攻的面,和女配在各种作死调情。

        但她实际上只是对好心给她夹菜的人到了一声谢,无关任何暧昧,也不是为了刻意吸引霸总的注意,而是为了让霸总,离她远一点。

        况且,她原本就不是女主。

        而是恶毒原配来的。

        她是一个和女主在一块,有可能会将来哪天,会死在病床上的恶毒原配。

        而霸总,也会是小白莲的。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自家的鸭子养了三年,从她还是一只小黄鸭的时候就开始养,一开始都没怎么在意,可当她有一天,发现这只小黄鸭还不错的时候,打算磨刀霍霍想宰了吃了的时候。

        这只小黄鸭被隔壁老王偷走了。

        而且老王还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她一瞬间,有些反感小白莲了。

        忽略掉她角色本身做的那些三观不正的事儿,忽略掉她和各种大佬女配们一一上床,忽略掉她可能和她干爹干女儿来干女儿去。

        排除掉所有因素,仿佛,她打心底里,是讨厌苏黎漾的。

        不如,走一下恶毒原配的路吧?

        她念头刚落,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

        紧接着,如花的声音迅速在她脑海中响起:“闻倾,你疯了!”

        闻倾一秒不承认:“什么鬼?怎么我就疯了?还有,你怎么忽然出现了?”

        如花气急败坏的问她:“你刚才脑子里在想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闻倾冷着脸问它:“你不是说过宿主具有绝对隐私权的吗?”

        如花:“……”

        如花叹了口气,终于说:“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能不能别再把心思放在江云卷身上了,江云卷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走恶毒原配的老路只会让江云卷最后黑化的啊!江云卷必须和苏黎漾顺顺利利到大结局,你才能脱离这个世界啊!想想你未来的美好生活!不要被眼前这些小情小爱牵绊住啊!”

        闻倾顿了顿,问它:“你上次说的,只要我完成任务,下一个世界会当女帝的吧?”

        如花连忙说:“会会会!别说女帝了,你就算是想当上仙上神师门老祖,要和门下三万女弟子来一场虐恋情深,我都给你安排上!”

        闻倾自我安慰说:“行吧,为了寡人的后宫佳丽三千,为了本老祖门下的三万女弟子,放弃一个区区的江云卷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江云卷还动不动怀疑我脑子有病,而且热带鱼大军也那么的恐怖……”

        如花:“……你能不能别再提热带鱼大军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甚至咨询了隔壁的038系统,它也不知道是什么,哦对了,那个憨批还去问了它的宿主。”

        闻倾一怔:“就是那位床上功夫很好的云瓷姐姐?”

        如花说:“对的……她的回答真的特别的……”

        闻倾纳闷:“特别什么?她到底说什么了?”

        如花深吸一口气,说:“云瓷说,热带鱼大军,大概是一种……硅胶情趣用品,而且是会震动的那种。”

        闻倾瞬间瞠目结舌:“窝草!!!那姐姐那么的……那么的???”

        如花感叹说:“是的啊……闻倾,我都开始庆幸你是个正经人了,毕竟我还是个宝宝。”

        闻倾也咽了咽口水:“嗯,确实,我也时常感觉自己因为不够变态而和其他同行们有些格格不入,虽然硅胶热带鱼听起来的确是很刺激没错,甚至让我有点想……”

        如花瞬间冷漠:“不!你不想!求你憋再说了!!我不想听!!!”

        闻倾:“咳咳……好的。”

        如花:“哦对了,今晚我有事,要离开一下,估计明天你跟江云卷去屿山之前能赶回来。”

        闻倾纳闷:“你怎么天天有事?你们这单位上班这么轻松的吗?还招人吗?你看我怎么样?”

        如花回答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闻倾,如果让你亿万年成为像我们一样的代码数据,虽然永生不死,却永远在这些世界里轮回,你愿意接受吗?”

        闻倾听它这副感叹的调调,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它:“别告诉我,你以前也是人吧?”

        如花并不回答。

        闻倾只能转了话题:“好吧,其实主要是我在好奇,毕竟我一直以为系统要时刻跟着宿主,随传随到才对。”

        如花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嘿嘿,原则上是这样的,可我今晚有约会。”

        闻倾冷漠的问:“和你家嬛嬛吗?”

        如花语气都跟着荡漾了起来:“是的呀,我家嬛嬛刚才call我,说给我炖了补品,哪像你,连块鸡肉都吃不上一口热乎的,想想就好可怜哦……”

        闻倾一瞬间面无表情:“收起你那副炫耀的语气,给我……滚!!”

        “好嘞!”

        如花迅速开溜。

        就在这时。

        闻倾就见着她眼前的小瓷碗中,忽然有人给她夹过来一块肉。

        还是块鸡翅膀。

        一愣。

        顺着那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看向正举着筷子的人。

        竟然是霸总。

        “江云卷?”

        霸总竟然给她留了一块肉?

        还是最好吃的鸡翅膀?

        江云卷冷冰冰的说:“吃吧。”

        霸总的表情语气,十分的耐人寻味,明明看起来还在生着气,却又在看向她的时候,有了些不忍心。

        她一瞬间明白过来,霸总果然又在同情她这么一个精神病人了。

        这时,虞桑大佬也抬起了筷子,从自己的碗中夹出来另一根鸡翅膀。

        然后,隔着刘院长抻着胳膊,给她放到了碗里。

        虞桑笑眯眯的说:“小可爱,这个给你吃。”

        闻倾被“小可爱”这个腻乎乎的称呼一瞬间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往左回头,看了眼面色不善的霸总。

        又往右回头,看了看正以挑衅目光,眯着眼看着霸总的虞桑大佬。

        一瞬间,似乎哪里开始变得有些不对了。

        这两个人隔着她左右对视,似乎,哪里开始变得怪怪的了。

        她的头顶上,似乎也因着她们俩人对视的目光,开始炸开了五颜六色的火药桶。

        眼前小碗里的两根鸡翅,似乎也成了她们关注的焦点。

        江云卷冷声问她:“吃吧,不是饿了吗?”

        闻倾被她吓得打了个哆嗦。

        是饿了没错……

        但是。

        先吃哪个?

        呃……

        可是霸总的表情,就像是她如果不先吃她的,就能直接用眼神杀死她一样。

        可江云卷不会连这都要争吧?

        #身家过亿的霸道总裁,竟然为了自尊心干出逼人吃鸡翅这种事?#

        但虞桑大佬显然就没那么含蓄了,而是直白的笑看着她问:“小可爱,先吃我的吧,从生理学意义上讲,右边的鸡翅往往会比左边的鸡翅更好吃一些。”

        闻倾:“……”

        这他妈???

        她是怎么精准的分辨出已经快要炖烂了的鸡翅的?

        闻倾深吸一口气,终于缓缓的夹起了虞桑大佬给她的那根鸡翅来。

        两位大佬的目光。

        似乎,一瞬间开始变得一个天,一个地。

        虞桑大佬顿时喜笑颜开。

        而江霸总却冷若冰霜,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真是太可怕了。

        江霸总的自尊心,她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

        原文中对于霸总的开场描写如是写道:

        “她,一个女人,一个名叫江云卷的女人,从一出成开始,就注定了她的与众不同。”

        “她有着不凡的家世,有着令人惊艳的容貌。从小到大,她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全年级第一。”

        “后来,江云卷从她爷爷那里接手了江氏,只用了三天,就把江氏也做成了全国第一的上市集团。”

        “她,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她的人生信条永远都是:不是你做不到,而是你不想做。”

        “任何挡在她面前的障碍,她都要摧毁!”

        “她,是一个趋于完美的女人!”

        “她,注定了一声都会不平凡!”

        “她,会成为世界最强!”

        “不!”

        “她,会成为宇宙最强!”

        想到这些智障的古早霸总描述语,她瞬间头更疼了。

        这他妈哪里是在形容人?

        宇宙最强什么的……

        靠!!

        这特么明明是在形容奥特曼啊!!!

        不过,江云卷的自尊心倒是真的够强的。

        毕竟现在,就连她先吃谁的鸡翅,霸总都要开始争上一争了。

        哎……

        这样一想,霸总的自尊心真是全宇宙第一。

        啧啧,不愧是全宇宙最强的江霸总啊!

        看霸总现在这眼神,怕是她只要一把虞桑给她的鸡翅放到嘴里,下一刻可能就要直接发作了。

        于是,她很明智的放下了虞桑大佬的那根鸡翅,转而又拿起了江霸总给她的那根。

        然而,她还没放到嘴里,就见着虞桑大佬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

        她委屈的看着她问:“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么,人家可是会自杀的哦~”

        闻倾:“……”

        这特么……

        你俩有病啊!!

        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我特么都要快饿死了啊!!

        真的饿着肚子没空陪你俩玩游戏啊!!

        但显然,二位大佬的目光,还是停留在她的身上。

        靠!

        反正她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怎么着都比直接饿肚子要强吧。

        就在她在考虑着,能不能一口把两根鸡翅都塞到嘴里的时候。

        在一旁早已被忽略许久的电视机上,忽然传来了午间新闻女主播温柔而又响亮的声音:“观众朋友们,现在插播一条重要新闻:有五名犯罪嫌疑人在抢劫光正银行之后,挟持人质,和警方展开僵持,目前三名人质已被救出,两名犯罪嫌疑人目前在逃,现提醒大家,他们身上携带从光正银行抢劫的赃物,正往小屿山方向逃窜,如果发现他们的踪迹,请热心市民在保护自身的同时,为警方提供线索。”

        闻倾听得入神,转眼间,已经松开了手中的筷子。

        虞桑随口问:“光正银行?听着有点耳熟啊,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光正银行本月第三次被抢了吧?”

        刘院长说:“不是的呀,小桑,这是第五次哩,回回被抢回回上新闻。”

        虞桑笑着说:“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开的,这抢匪专门逮着他一家抢。”

        这时,早已沉默许久的江云卷忽然冷冷看她一眼。

        那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

        虞桑轻咳一声:“没有调侃的意思,就是单纯的表示一下同情。”

        刘院长站起身来,提醒着孩子们说:“你们可要小心哩,新闻上说了,那抢匪正往咱们这边来哩,皮猴,快去门卫那说一声,让他快点锁紧大门哩。”

        皮猴放下筷子,连忙应了一声:“好,我这就去!”

        他说完,飞速的向门外跑去。

        刘院长又提醒道:“小闻,你们几个待会儿走的时候可要小心哩,千万别走小路,那些绑匪肯定会从隐蔽小路走,你们走的时候就错开,一定要走大路哩!”

        闻倾却一直低着头,在手机上不知道在刷着什么。

        虞桑好奇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妹妹,你在看什么呢?”

        闻倾充耳不闻,食指还在迅速往下滑动屏幕,等刷到最后,她终于勾着嘴角抬起头来。

        她向虞桑展示着手机屏幕上的新闻:“快看快看!”

        虞桑看了一眼,挑眉:“两名抢匪的照片?”

        闻倾点了点头:“对呀对呀!”

        虞桑皱眉:“什么意思?”

        这时,一直在一旁沉默不出声的江云卷忽然说:“她的意思是,又能赚钱了。”

        虞桑:“……”

        闻倾一拍大腿:“对呀对呀!而且你们知道吗,光正银行发出了一颗人头五十万的悬赏!这傻逼老板也太大方了吧!”

        江云卷:“……”

        虞桑笑看着江云卷,意有所指:夸你呢。

        江云卷:“……”

        江云卷忍了又忍,终于对闻倾道:“闻倾,你能不能动动脑子,难道为了五十万,你就要去跟抢匪去斗智斗勇?”

        闻倾连忙摇头:“不是啊。”

        虞桑也劝她:“妹妹,虽然我会飞能保护你没错,而且保证他们进不了你的身,但是为了五十万以身犯险,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闻倾继续摇头:“都说了不是为了五十万了。”

        虞桑问她:“那是什么?”

        闻倾一瞬间笑的十分阴森:“你们想,如果光正银行悬赏五十万提供线索,那他们身上,应该会抢了多少钱啊?”

        虞桑:“……”

        江云卷:“……”

        ※※※※※※※※※※※※※※※※※※※※

        本章随机红包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