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 - 想离婚的第三十二天

想离婚的第三十二天

        “闻倾,你就不能稍微消停点么?”

        闻倾转过身,冒着雨大吼着:“不许叫我闻倾,叫我玛丽苏!”

        总裁大人看着她,眼神中透着些许的无奈:“好吧,这么大的雨,你这是要去哪儿?”

        闻倾面无表情:“我要去找个姐妹。”

        江云卷像是一瞬间想到了她还是个病人,就顺着她的话,耐心的问她:“你哪来的姐妹?孟梓昕吗?”

        闻倾摇了摇头,实话实说:“不是……就是刚认识不久的,她还邀请我一起跳崖来着,是个和你差不多有钱的土豪。”

        江云卷:“……”

        听闻倾越说越离谱,江云卷瞬间再也没了耐心:“玛丽苏!”

        闻倾:“……”

        她一瞬间有些无语。

        是的。

        没错。

        我们的霸总。

        我们这位英明神武的霸总。

        我们这位在商场上叱咤风云无往不利的江霸总。

        竟然真的相信她精神分裂。

        而且真的相信她的第二人格名叫玛丽苏。

        她忍不住在心里问如花:“你说江云卷是不是有病?她为什么相信我能叫玛丽苏这么扯淡的名字呢?”

        如花一瞬间出现,轻咳一声回答道:“害,在古早玛丽苏霸总文中,这些角色压根就不知道关于“玛丽苏”三个字的定义,所以,江云卷能相信你叫玛丽苏也不奇怪。”

        闻倾问它:“……所以我跟她说什么她都能信?”

        如花说:“理论上就是这样的吧,其实别说是玛丽苏了,就连你说你叫杰克苏、汤姆苏,甚至于蛋黄酥江云卷也不会怀疑的。”

        闻倾:“……”

        ok.

        nice。

        很好。

        很优秀。

        可这特么的……

        霸总难道就不丝毫怀疑她第二人格有些奇怪吗?

        人家张一山演的精分人格患者贝晓娜还会嘟嘟嘴,还会自称宝宝,还会娇滴滴的说一句闪着宝宝的腰了。

        她闻倾就算是双重人格,那分出来的人格还能动不动闹自杀?

        扯啥呢这是?

        当然了,也可能是她大学学的设计,而不是心理学,所以对精分方面的知识了解的不够全面吧。

        也许,在成千上万的精分患者中,兴许还真的有她这样的。

        但无论如何,这样也好,至少霸总这下可能是真的认定了她有病了。

        她无力的叹了口气。

        随便吧。

        无所谓。

        也许如花说的对,她的心思不应该放在江云卷的身上。

        霸总觉得她有病就有病吧。

        况且就算霸总觉得她有病,她也是十分乐意的。

        其实只要霸总不会喜欢上她,怎么想她她都是十分乐意的。

        想到这里,她撑着她的那把小雨伞,头也不回的‘哒哒哒’的跑了出去。

        她小脚步踩的飞快,把地上小水洼中的雨水‘扑腾扑腾’的全都飞溅了出来。

        溅了一身脏乎乎的雨水,她也无所谓。

        反正霸总都觉得她有病了,那她也不介意病的更重一些。

        至少,在大雨中疯狂傻跑,虽然嘴里没有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也已经足够傻了吧?

        一瞬间,她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一句话。

        如果我是精分,你还会爱我么?

        肯定不会。

        江云卷又不是个脑残。

        如果她是个精分,江云卷将来哪天还照样会爱上她,那她闻倾敢把头砍下来给江云卷当凳子坐!

        反正她只要装有病,江云卷就会顺利和她离婚的吧?

        就算江云卷不跟她离婚,她也能在接下来作到让江云卷和她离婚。

        对。

        逻辑√。

        反正无论是书中世界,还是现实世界,对于这方面的病人,不论是法律还是人情,都还是相当“宽容”的。

        尽管她一度对这种“宽容”深恶痛绝,尽管她也一度像大部分正义网友一样,在微博反复发声,来表达自己对于这方面的观点。

        但此刻……

        为了让江云卷不要有可能喜欢上她,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她一边跑,一边嘴里喊着:“我不听……我不听……嘤嘤嘤……我就不听!!”

        虽然这个行为,也许有点过分。

        但是,只要一想到二十年后,她重病在床,全身脱水,容颜一瞬间老去的样子,她就瞬间理智了。

        无论如何,她都要让江云卷和她离婚。

        而且也不能让江云卷喜欢上她。

        更何况,这位霸总还是个变态。

        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和她探讨怎么样用热带鱼提炼毒素的变态!

        有些人,有些事儿,即使再舍不得,也要做出决断。

        毕竟有时候,当断不断,犹豫不决,对大家来说,兴许都不是一件好事。

        此刻,她十分庆幸自己一贯的理智。

        转眼间,她已经一路跑出了孤儿院那扇生满铁锈的大门。

        渐渐的,她的步伐也跟着慢下来。

        回头一看,果然江云卷没有再追出来。

        她深吸一口气,想到自己刚才在雨中傻跑的傻逼智障行为,不禁苦笑一声。

        看吧,霸总果然是不会喜欢上一个病人的。

        如果霸总真的关心她,也许霸总会直接追出来。

        霸总会为她在雨天撑起一把伞。

        会给她带一件衣服,担心她或许会着凉。

        可是。

        霸总并没有追出来。

        一瞬间,心里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失望。

        害。

        她到底在期盼着什么呢?

        难道真的期待着江云卷能出来找她吗?

        退一万步说,如果她真的渴望着江云卷的关心,那她刚才那些所谓的理智又是什么呢?

        或许——

        人的本质,就是矫情吧。

        一边嘴上说着不要不要,但身体却很诚实的说着要,说着你能不能再快一点。

        这么一想,她一直都事个很虚伪很双标的人来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

        就像是她小的时候家里穷,一直到七八岁都没有尝试过可口可乐的味道。

        当她去隔壁人家串门的时候,隔壁家的姐姐指着桌上的可乐问她:“你想喝吗?”

        她摇了摇头,说:“我爸说了,别人给的东西不能要。”

        那姐姐说:“你家教真好诶。”

        她笑着说:“主要是我并不想喝,还是白开水好喝一点。”

        可是,她真的好想喝一次可乐啊。

        在那之前,她真的从来不知道可乐究竟是什么味道的。

        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很甜,然后里面有很多气呢?

        一口气喝多了真的会忍不住打嗝吗?

        其实只要给她喝一次。

        哪怕是只给她喝上一口。

        就一小口。

        她就很满足了啊。

        其实只要是能喝到了,就算是里面藏着毒药,她也能甘之如饴的喝下去吧?

        她不但会喝下去,而且会笑着说一声:“很好喝,我很喜欢。”

        或许,就像她对可乐一样。

        她对江云卷,也同样是这个态度的吧。

        因为从来没有尝试过,所以就算是可能会死,也想尝试一下。

        其实,打她从进入这个世界开始,她从来都是把自己的心墙围困的死死的,她从来没有真正的去喜欢过什么人。

        她一向,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

        她可以很理智的目空一切。

        毕竟她心里清楚,所有人都是假的,所有人,所有事,全都是假的。

        无论是江云卷也好,无论是大佬女配们也好,甚至是能和她每天聊天扯淡,陪她酒吧蹦迪放肆喝酒的余辛澜也好,她的态度,也一直十分理智的全都把她们当成npc来的。

        可……

        为什么,她对江云卷还是会有那么一丝期待呢?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她从来没有喝过可乐,一直想要尝试一下味道一样的奇怪。

        而江云卷,恰巧就是那瓶可乐。

        她从二十年后回来,一直都没敢告诉如花,如果她将来哪天真的和江云卷在一起,就可能会导致她未来的死亡。

        这是不是恰好说明,她还是对江云卷,抱有那么一丝幻想奢望的吧。

        可是,就算是她对江云卷心存奢望,也不过是她一个人唱的独角戏罢了。

        毕竟目前的江云卷,显然是真的不喜欢她。

        现在想想,明天小白莲苏黎漾就会出场了吧?

        明天晚上,江云卷就会住进加护病房。

        害,这下可能真的要和她再见了。

        如果能在和江云卷分别前,能顺手让江云卷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回忆。

        就比如……

        给她一百个亿什么的。

        或者能给她一千套两个亿的小房子。

        她想,她也是不介意在以后的日子里,会频繁的想起她这个人来的吧?

        毕竟,江云卷真的是她在这个世界里遇到的,最特别的一个npc。

        哪怕是她将来离婚了,也是她闻倾,人生中的唯一一个前妻了吧。

        也不知道,未来的哪天,当她跟别人说起,我的前妻是江云卷的时候,别人会作何感想。

        肯定会说一句:哦,就是那个经常在微博上出现的总裁大人啊?我真的好羡慕她对苏女神的感情哦~

        想必到时候,她也能扯着嘴角说上一句:是呢,就是那个总裁大人啊。

        曾经,只属于我的,总裁大人。

        下雨天,可真不是一个好天气。

        估计今天过后,她再也不喜欢下雨天了吧。

        总是能把人的情绪,拉的特别忧郁而又悲伤。

        她闻倾,绝对不是一个忧郁伤感的人。

        相反,她是个积极向上的人。

        是一个永远把事业放在第一位,永远不把个人感情放在眼里的人。

        以前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因此,当她看到虞桑大佬,真的一个人在雨中淋雨的时候,她想也不想的直接一路小跑了过去。

        虞桑看了看她,一瞬间有些好奇的打量了片刻,随即,她笑了出来:“你好啊,小妹妹,又见面了。”

        闻倾举着那把毫无遮雨效果的伞,遮到了她的头顶,笑着问她:“姐姐,淋雨好玩吗?”

        虞桑轻笑一声,挑眉打量她:“你呢?你觉得呢?”

        闻倾深吸了一口气:“我觉得,特别爽!神清气爽!仿佛一瞬间,什么操蛋的几把事儿都能忘光了!”

        虞桑勾着唇角,愈发感兴趣的打量着她,笑着说:“你似乎,也有为难的事了。”

        闻倾点了点头:“是啊,我就要和我老婆离婚了。”

        虞桑一怔,随即无所谓的说:“这有什么啊,人类的寿命不过区区百年而已,就算她和你不离婚,你们也只能在一起不到百年而已啊,最后还不是一抔黄土。”

        闻倾皱了皱眉:“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你也是个普通人啊,也活不过百年,怎么听你话的语气,像是你长生不老一样……”

        虞桑笑了笑,靠近了她的脸颊,轻声对她说:“如果我告诉你,我长生不死,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想尽办法怎么去死,你信不信?”

        闻倾一瞬间和她拉开距离:“我信——”

        虞桑挑眉:“嗯?”

        “——信个屁哦!”闻倾十分无语的看她:“我说姐姐,您就算是想死,能找个稍微靠谱点的理由吗?比起这个,还是因为钱太多的烧的想死才靠谱一点好吧!”

        虞桑见她气急败坏的样子,终于笑出声来:“你果然和别人不一样,很有趣,十分有趣,小妹妹,怎么办?你以后能天天陪我聊天解闷吗?看到你,我仿佛就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我都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就在此时,系统提示音忽然传来——

        [嘀——]

        [豪门继承人虞桑好感度+1,目前好感度为:11]

        [请宿主再接再厉。]

        闻倾一瞬间:???

        这他妈?

        这就是你说的有点喜欢我?

        妈的,还真是有点喜欢呢。

        就一点!

        可狗系统不是说虞桑才是最好攻略的那一个吗?

        她在这陪着虞桑大佬聊了大半天,就涨了一点?

        靠!

        这虞桑也太抠门了吧!

        想到这里,她一瞬间气急败坏的说:“别想了!没戏我告诉你!我对这个世界的普通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况且你还这么抠门!”

        虞桑顿了顿,指着自己问她:“嗯?你还觉得我是普通人吗?可是我告诉过你了,我会飞诶,而且我长生不死。”

        闻倾彻底不耐烦了:“我说,您能稍微正常一点吗?就比如,就算你疯狂炫富,矫情,中二病我也都忍了,但您能不能别这么的,总是喜欢瞎幻想?”

        虞桑看了她半晌,只能说:“好吧,等哪天抱着你飞一圈你可能就信了。你知道吗,当你一个人飞在天上的时候,下面的楼房都会变成一个个小格子,看起来很好玩,但一个人在上面的时候,却也很孤独。”

        闻倾面无表情:“虽然我很穷,但我坐过飞机谢谢。我也坐过头等舱,空姐小姐姐很漂亮很nice,而且提供的飞机餐也很好吃,因此并不孤独。”

        虞桑:“……”

        “况且我也不可能每天都陪你聊天解闷的,毕竟我很忙,也没时间,再说了,请问您给我钱吗?”

        虞桑似笑非笑的看她:“只要给你钱,你就能陪我解闷吗?”

        闻倾点了点头,说:“从理论上讲,只要你给我钱,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虞桑想了想,问她:“你是怎么收费的?”

        闻倾忽然狮子大开口:“一小时,也就这个数吧。”

        她伸出了一只手,如果一个小时陪聊能赚五十块,那也是不亏的吧?

        反正对于虞桑这种有钱人来说,五十块也不过是随便洒洒水。

        其实主要是,如果能在和虞桑瞎扯淡的过程,能把好感度顺便刷了,那也完全不亏。

        虞桑点了点头,十分痛快的答应:“可以,一个小时五千万,成交。”

        闻倾:“……”

        她愣了半天,忽然抬头看着虞桑问道:“姐姐,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虞桑眯了眯眼,添了下有些干燥的唇角,她一笑,就露出了两颗好看的小虎牙:“这不就是你盼望的么?你很喜欢钱,不是吗?”

        她说着,抬起手来,不受控制的想要触摸一下闻倾红润的脸颊,又觉得唐突了,瞬间把手收回去。

        闻倾对她的动作丝毫不差,她只沉浸在一小时五千万的喜悦里,看向眼前中二大佬虞桑,仿佛一瞬间也变得可爱起来了。

        她立刻十分识时务的恭维道:“我忽然发现,我也开始喜欢你了!真的,不如先加个微信吧,你想说话随时找我,我业务能力很专业,保证随叫随到。我发现你是真的强,而且是宇宙最强!”

        虞桑拿出了手机,和她加了微信。

        闻倾刚要收起手机,就发现对面的虞桑给她发了个一百万的转账过来。

        收还是不收,这是个问题。

        要是收吧,无功不受禄。

        要是不收吧,害,这么大一笔钱,看着还挺心疼的。

        就在这时,她听到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闻倾,你到底还觉得多少人是宇宙最强?”

        “……”

        她听得出来,那是霸总的声音。

        她回头一看,江云卷已经手持一把黑色的高奢雨伞,向她缓缓走了过来。

        霸总的身上还是穿着那件十分昂贵的米色高定西装,只是西装的肩膀两侧已经被雨水打湿了一大片。

        江云卷走到她们身前,不悦的打量了虞桑一眼,又看了看还在雨中淋雨的她,缓了语气说:“还不过来?”

        江云卷,真的出来找她了?

        江云卷真的愿意冒着雨,出来找她吗?

        一瞬间,刚才心中的那股不甘心,仿佛又忽然烟消云散。

        但是与此同时,理智却渐渐回笼。

        她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过去。”

        江云卷顿了顿,以命令的语气说道:“跟我回去。”

        闻倾再次摇头,苦笑一声说:“其实,我原本是不希望你出来找我的。”

        江云卷皱眉:“闻倾,听话,跟我回去,当心着凉,不要再发疯了,明天就带你去医院。”

        闻倾几乎就要哭出声来,这该死的温柔啊。

        何必呢?

        她深吸一口气,说:“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很好很好,她能带给所有人欢乐,开心,不像你,带给我的除了难过,还是难过,我求求你别管我了吧,行不行?我有喜欢的人了啊,我给你戴了绿帽子,难道还不想放弃我吗?我有病啊,我有精神分裂,别管我了吧。”

        江云卷闻言,沉默片刻,转而冷冷的看了虞桑一眼,问:“你喜欢的人,就是她吗?”

        闻倾摇头:“不是。”

        江云卷问:“那是谁?”

        闻倾:“她叫贾玲,是我这一生,最欣赏的女人。”

        ————————————————————————————————————

        [ps:我本人发誓,贾玲女士是我最喜欢的一位内地喜剧演员,b站她所有的剪辑视频我都看过,并没有任何贬义调侃的意思。]

        [以上,如有不妥,必然改文]

        ※※※※※※※※※※※※※※※※※※※※

        本章随机红包继续